許多人都不只忘了初心,還忘了馬克思…

香港的亂象其實可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来分析。
 
馬克思主義認為: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具有辯證關係,即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是辯證統一的。
 
第一,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 經濟基礎是上層建築賴以產生、存在和發展的物質基礎
* 經濟基礎的性質決定上層建築的性質
* 經濟基礎的變更必然引起上層建築的變革,並決定著其變革的方向
 
第二,上層建築對經濟基礎具有反作用。
 
* 集中表現在:為自己的經濟基礎的形成和鞏固服務。
* 上層建築反作用的性質取決於它所服務的經濟基礎的性質。
 
把上述理論引用到香港情況,由於97過渡後的香港特區已不再是過渡前幾十年般中上層不斷移走的殖民地,所以繼續97前的經濟及社會運作模式,便不能像以前一樣產生足夠的位置给下層向上流動。而由於社會上大部份人都已是土生土長,比在國內出生的上一代有强许多的當家作主想法,中產下流化及財富兩極化便必定產生巨大的不满。
 
董建華知道問題,想改變。但舊有勢力在英美等支持下抵制,因為他們一心要维護其特殊利益,和香港是英美經濟殖民地及西方對付中國崛起的橋頭堡的真實作用。
 
由於政策,制度,法律及意識形態等’上層建築’ 無法配合特區應担當的新角色而改變,香港經濟發展便無法突破,社會亦走進表面繁荣,內裏低水平空轉的困境。许多人亦被誤導,忘记實質剝削香港最嚴重的是西方資本和基金,而把問題全怪在中國。
 
不改變香港的上層建築,香港不會突破困局。單憑現在香港的上層精英,不可能带来甚麽轉變。而香港的下一代會更疏遠中國,將来香港會為中國不斷制造麻煩。
 
舊体制及思想滿足不了新香港, 國家及建制派近十多年来在應對這問題上做得太少,在逃避!
 
伍迪希
16.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