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 財主, 民主

公元330年, 位於現今土耳其伊斯坦堡, 從荒地建起的新羅馬 (君士坦丁堡) 正式成為東羅馬帝國 (拜占庭) 的政治中心. (1) 羅馬帝國以位處帝國邊陲的內陸城市古羅馬為首都, 意大利半島地理環境十分特別, 整條海岸線上並無適合建設海港的環境, 意大利北部後來興起的海港城市熱那亞 (Genoa)及威尼斯在公元五, 六世紀仍未發展, 所以羅馬帝國 (西羅馬) 對促進地中海航海貿易起不了很大作用.

 

而握黑海咽喉的伊斯坦堡位處歐亞要沖, 極適合作為希臘, 小亞細亞與現今約旦, 以色列, 埃及地區組成的地中海貿易區的樞紐.

 

羅馬人擁有武力, 卻無成熟的哲學, 文化水平較希臘人低許多,(2) 面對帝國內不同文化語言環境, 需以一神教統一國家. 基督教便正好被這強於法律及建築, 但對促進地中海貿易無甚建樹的羅馬用作為統一國家意識形態的工具. 基督教會發源於中東現今以色列地區, 和回教 (伊斯蘭教) 一樣, 是猶太教的變種. 開始時是社會低下層, 窮人的教會. 其特點如猶太教, 回教一樣, 標榜 “一神”.但由於羅馬人原本信奉多神教, 故此確立基督教為國教的過程花了很長的時間, 至西羅馬帝國公元四世紀臨近崩潰才完成. 遲來的基督教拯救不了羅馬.

 

 

使用拉丁語的羅馬帝國帶給人類的遺產主要為 “羅馬法” 及 “建築”. 政治制度特點在於皇帝由帝國統治核心選舉產生. 所以西羅馬便由使用拉丁語, 由羅馬主教中央集權的天主教會以 “羅馬法” (教會法), 建築 (教堂) 及眾 ’樞基’ 選舉教皇制度而繼承下來 ( 此制度在十一世紀後確立) (3), 而在東羅馬則由 “拜占庭” 這以貿易中心君士坦丁堡為首都的帝國繼承. 東部教會較 “世俗化”, 宗教權力亦由皇帝所統領. (4)

公元五世紀, 天主教會出現了 “聶斯脫利” (Nestorian) 異端. 該派提出兩元論神學, 和天主教正統的 “三位一體” 神學相違背. 該派流亡波斯後發展壯大, 傳入印度及中國, 即唐朝時曾傳入中國, 在上層社會甚為流行的基督教 “景教”.(5)

 

東方教會如東正教, 景教等與羅馬天主教有一不多人注意的分別, 就是東方教會在教堂內都是較少用聖像, 有些甚至完全不用雕像, 只用符號, 例如十字架等. (6) 在羅馬天主教會的教堂內, 我們可以看見很多大大小小的的耶穌, 聖母瑪利亞, 天神, 門徒等的立體雕像. 東方教會一般少用聖像, 如有, 亦只是平面而非立體的, 如東正教會 ( Orthodox) 教堂內的聖像都是平面的. (7)

 

 

其實這特點和十六世紀馬丁路德宗教革命後產生的各基督教 (新教) 教會類似. (8) 為何這些傳教地域甚廣的的教會都少用 “聖像”? 有趣的是, 在阿拉伯中東世界十分盛行, 中世紀對人類文明貢獻甚大的回教更是禁絕聖像的宗教, 最近西方國家報章出現先知穆罕默德的 ‘畫像’ 更引起一些國家的回教徒激烈反應. 而在中國及日本流行較廣, 但在西方社會不算普遍的道教, 佛教等 卻是許多雕像的. (雖然中國釋迦牟尼的雕像通常都肥頭大耳, 樣似漢人, 和佛教故事中佛祖本來為一印度皇子, 後來出家, 以 “化緣” 解決兩餐的情節不大吻合.)

 

這反映羅馬天主教這中央集權教會和其它許多近似 “聯邦制” 宗教組織的重大分別. 一個用雕像的教會容易確立它中央 ( 尤其是主要由某個種族控制 ) 的權威, 但卻為教會要把教義傳遍世上不同國度帶來困難.

 

教會一旦要用雕像的話, 便不免要回答以下問題: 雕像以何種族, 服飾的人外形為參考? 究竟應是一個金頭髮或黑頭髮的聖母瑪利亞? 眼珠應是何種顏色? 這些問題便無可避免地帶上種族的考慮, 以致教會中那種族的人應佔主導地位等問題. 平面化的聖像則有助一定程度上把聖像 “非真人化”, 避免這種族問題. 世界上第一個高級一神教, 猶太教便是反對一切偶像崇拜的, 天主教內保羅派亦反對偶像崇拜, 因為使徒保羅生前曾明確表示過, 基督徒不應崇拜偶像 (9). 一神教, 尤其是伊斯蘭教的興起是要取代多神教, 令不同地域內的不同民族透過共同信仰避免戰爭. 在統一的 “意識形態” 下建成同一的國家或貿易集團, 減少壁壘, 促進經濟發展. 要不同民族, 文化, 地域內的既得利益集團接納, 便要打倒對偶像的崇拜, 以避免雕像上的人種問題.

 

在大部份中國人心目中, 被明朝皇帝派到東南亞, 遠至非洲傳揚中國文化, 七海下西洋的太監鄭和是漢人, 其實他是回族穆斯林. (10)

 

同樣是 “一神教” 的猶太教及印度教, 無法發展成普世宗教, 原因是猶太教排除以色列人外的其他民族, 而印度教則和印度的 “種姓” 制度掛勾. (11) 相反基督教(尤指新教) 及伊斯蘭教因其對各民族, 階級較平等, 所以便在廣泛的地區傳播起來.

 

在公元八, 九世紀, 拜占庭帝國爆發了一場十分激烈的關於教堂應否有聖像的宗教及政治斗爭 (Icon Controversy). 而當時拜占庭帝國及天主教會便正面對在公元六, 七世紀興起, 不用聖像的伊斯蘭教在中東以至小亞細亞地區迅速發展的挑戰. (12) 回教這一神教以集宗教, 法律, 經濟, 曰常生活知識於一書的古蘭經(13)的巨大魔力, 統一了阿拉伯世界, 因而帶動貿易, 經濟迅速發展, 並為拜占庭帝國帶來巨大的軍事壓力. 面對這新興力量的挑戰, 拜占庭帝國便大致分為包括希臘在內的西方省份支持使用聖像, 而東方省份則支持破壞聖像. 持續斗爭百多年, 結果為支持使用聖像的一派獲勝. (14) 這反映天主教會寧願維持中央集權, 由歐洲人領導, 而放棄在亞洲發展. 相信這便是天主教會後來難以普遍發展至亞洲的原因之一. 雖然相比羅馬教會, 東正教會不用立體聖像, 而以平面的人像裝飾教堂, 但始終不如回教等在 “雕像問題” 上的解決上來得干凈利落. 而在工業革命前, 東方文明大致上比西方先進, 因此很難吸引大量亞洲信眾接受一個崇拜神的形象為 “外邦人” 的宗教.

 

實際上, 太平天國中的拜上帝會, 亦是一沒有雕像或畫像, 只用符號的宗教. (15)

 

在這有關使用聖像的斗爭結束後, 基督教會東西分裂日益明顯, 羅馬天主教會在公元9世紀中期完全擺脫了拜占庭皇帝的影響, 在梵蒂岡發展獨立教皇國. (16). 公元1084年, 東西教會正式分裂. 互相 “罰絕”. 羅馬天主教拉丁化, 中央集權化, 教皇地位至高無上, 而東正教會希臘化及有較大地區差異, 臣服於皇帝. 同時間, 西歐封建時代進入擴張期 (17)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 而不多人談及的是, 羅馬天主教會在公元十一, 十二世紀間開始執行的強制全部教士獨身. (18) 在此之前, 只有修道院修士必須獨身, 教士 (即參予管理教會者) 則可結婚. 而東正教會則除高層教士外, 其它大部份均可結婚. (19) 這奉行至今的獨身制其實是羅馬天主教會在過去近千年間面對歷史變遷, 科學文明強大挑戰, 而仍然能獨一地維持其中央集權 (20), 具獨立國家身份的 “超俗世” 組織的重要原因!

 

羅馬天主教會過去近千年間在不同地區不斷發展. 近代在工業國家發展減慢, 而在非洲發展中地區吸引到越來越多信眾. 過去近五百年中, 在出現若望保羅二世這波蘭藉教宗前, 教皇都由意大利人擔任, (21) 教會集權於 “羅馬”. 這些與 “獨身制” 其實都有很重要的關係. 近年不少人提倡羅馬教會應容許教士結婚. 美國天主教徒亦要求俗世的信徒可參予更多的管理天主教會事務. 但持這些意見的都似乎忽略重要的一點: 如羅馬天主教會容許教士結婚, 容許已婚教徒管理教會, 那麼羅馬天主教會便不再是一中央集權於 “羅馬” 的教會了, 它只會變成基督教新教的其中一個分支!

 

一個奉行 “獨身制” 的組織, 由於成員晚年生活都只能依靠組織提供, 故此成員的向心力特別強, 特別團結. 羅馬天主教的神父, 修女因而實際半脫離了本國國藉, 而從屬於梵蒂岡. 奉行 “獨身制” 的宗教組織, 在歷史上常演變成世俗政府難以駕馭. 中國歷史上便出現了幾次皇帝與佛教僧人的衝突. (22)

 

十六世紀, 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 後來就出現了眾多不同的基督教新教教會, 他們和羅馬天主教會最大的分別除反修道制, 即沒有獨身修士而且教士可結婚外, 還有基督教的各個新教教會實際上都從屬於民族國家. 而不再聽命於一個非本國的組織 (羅馬教會). 基督教新教的誕生加速了民族國家的出現. 國家因而有了一個從屬於政府, 管理和進行意識形態宣傳的機構. 而從屬於國家機器的宗教組織都傾向 “非獨身制”.

 

除基督教 (新教) 牧師, 回教教士可結婚外. 東正教教士, 除最上層以外, 一般都可結婚. 印度教作為一個和俗世統治者合謀維持印度 “種姓” 制度的宗教, 它的教士亦可結婚, 但僧侶則獨身. (23) 所以這些宗教都不如羅馬天主教般有強烈的 “中央集權” 特性, 而基本上都從屬於世俗政權, 美軍中就有“隨軍牧師”.

 

 

在中國傳統社會扮演近似 “國教”角色的儒家, 就像與世俗政權緊密合作的 “非獨身制” 宗教. 少數有機會讀書識字的平民百姓, 透過學習儒家經典, 科舉考試, 獲得晉身權力階層的機會. 為了確保上層官僚系統不斷有優秀份子加入, 免除既得利益份子為子女提供特別的晉升機會而破壞官僚系統的更新能力, 皇帝都十分注重科舉考試, 要親自主持殿試. 故此儒家一旦脫離統冶者的保護和約束, 便難以獨自發展.

 

相比之下, “獨身制” 的組織除向心力特強外, 由於成員都沒有子女, 只有徒弟, 所以在選拔接班人上, 相對於由 “非獨身” 成員組成的組織, 便來得更接近 “唯材是用”, 避免了成員們對子女的袒護. 再者這種 “獨身制” 組織的新成員不少都來自多生家庭. 天主教會, 佛寺等可擇優選之, 對他們來說更是一種 “優生” 的方法. 而多生的低下層由於有子女加入高高在上的教會, 可間接帶來家庭在社會地位上的提升, 所以在以前不少都很願意子女當神父, 修女. 一個組織的新成員天資較社會一般成員平均高, 而人材選拔方法又較世俗社會 “唯材是用”, 那麼該組織的潛力巨大是可想而知的!

 

但這種奉行 “獨身制” 的組織很難在近代家庭子女數目較少的現代化國家大規模發展. 因為父母若子女數目少, 自然不願意子女擔任神父或修女, 免得晚年無人照料. 而且家庭只有一, 兩名子女, 大都可把大量資源放在子女教育上, 無需再依賴教會培養.

 

所以天主教會近數十年間在發達國家的發展倒退, 而在貧窮落後但出生率高的地方, 如非洲則蓬勃發展. 堅持教士獨身的羅馬天主教會, 面對世界眾多窮國因人口負擔過多而越來越窮, 仍頑固地反對避孕, 其實和教會的生存有關. 因為人人避孕, 人人少生, 便缺少了願意讓子女成為神父, 修女, 修士的父母, 教會便有 “絕種” 的危機!

 

相比之下, 新教教會便因其組織和收入來源不同而較 ‘順應民情’ . 羅馬天主教會許多物業收入, 教會便是全球最大的地產業主. 而新教眾多教會在中世紀則依賴什一 (10%) 稅收入, 近代則需教友捐獻, 許多新教教會都要求教友把收入的一定比例捐獻給教會. 羅馬天主教的教友不少都是出生不久便被父母安排 “受冼” 入教, 但新教教友許多都是成年後才被傳道人 “感召”, 自願 “決志”入教. (24)所以新教在招募信眾, 聚會, 提供社會服務方面便特別跟得上 “潮流” 和 “市場”. 這多少反映新教為工業革命, 市場經濟, 資本主義社會的共生物, 有別於從封建社會中過渡到現代社會的天主教會. 新教著重信眾自我選擇, 決志, 為工業社會, 大部份是城市居民提供信仰, 心靈的服務, 結交朋友, 建立關係的聚會場所, 而定期收取教友的自動捐獻, 運作形式和市場經濟下的各種產品和服務著重消費者選擇, 市民 “投票” 其實很類似.

 

實際上, 美國不少有名的傳銷公司, 創辦人是以鹽湖城為根據地的 “摩門教” 教徒, 而他們的經營集會方式和摩門教類似. 只不過 “販賣” 的 “夢” 不是 “永生”, 而是 “永遠年青”, “退休生活無憂”. 傳銷公司對其 “信眾” 提供的同樣是家人般的友愛, 互相尊重, 向他們灌輸熱誠的工作態度, 為年青人提供遠方旅遊的機會 ( 這是摩門教吸引眾多年青信徒到世界各角落傳教的秘技 ).

 

不少世界聞名的美國零售或服務企業,都有引用基督教的宣傳集會方法. 沃爾瑪 (Walmart) 零售集團的星期六早會就有摩門教集會的影子, “麥當勞” 等成功的零售企業亦引用了不少基督教的方法.

 

管理學書藉很少以教會為研究案例, 但其實歷史上成功的宗教組織有許多值得現代機構學習借鏡之處. 列寧組建的布爾什維克政黨和教會在組織上就有些近似, 其繼承者格魯吉亞人斯大林年青時原來是東正教修道院修士!

 

另外許多中國人可能不知道的, 現代日本佛教僧人都結婚生子, 食葷. 這其實是明治維新時期日本政府開始強制施行的. (25)

 

十六世紀, 從事貿易的葡萄牙人從海路來到日本後, 帶來了天主教, 引起九州, 長畸儲候與天主教徒聯合對本州幕府政府的叛亂. 德川幕府斷然禁教,1614-1635年間因拒絕棄教而遭屠殺的天主教徒多達28萬. (26) 平息叛亂後, 幕府政權則給佛教接近 “國教” 的地位, 強制所有日本人須在佛寺註冊登記成為信徒, 以消滅天主教在日本的影響.

 

但在德川幕府倒臺, 日本1876年開始明治維新後, “出世” 的佛教無法再配合日本國家工業化的目標, 日本政府便扶殖了 “神道教” 為國教. 為了削弱佛教的發展, 國家便要求佛教僧人結婚, 生子. 當時許多年青僧人都贊成, 但年紀大的僧侶便反對, 這除了因為大家都想到的原因外, 亦因為一旦年輕僧人結婚生子, 老僧高高在上的地位便難以繼續. 始後, 佛寺在日本便變為一父傳子的生意, 經營的 “業務” 主要為各種儀式. 在沒有精英人才加入的情況下, 佛教再不如以前般能發揮很大的影響力.

 

基督教新教牧師可結婚生子, 但卻似乎沒有如日本佛教般走向沒落, 一方面反映民族國家政府需要鼓勵新教發展, 以抗衡來自 “羅馬” 天主教的影響, 另一方面亦反映西方 “股份制” 企業組織互相在市場競爭下拼發出的强大生命力. 由於新教收入較依賴教友奉獻, 而不同教派間又有劇烈競爭. 爭取不到足夠教友 “決志” 的教派會後繼無人, 牧師們的生活, 地位便受影響. 所以可跨州過省, 甚至到別國傳教, 互相爭取信眾的各基督教教會便一定程度避免了 “家族企業” 的毛病.

 

 

這帶出一重要啓示: 一些龐大而佔近乎壟斷地位的組織若要維持旺盛的生命力, 可改變子組織全依地域劃分的做法, 而鼓勵一些子組織跨地域發展, 互相競逐爭取顧客, 服務對象, 會員. 例如對依賴政府撥款發展的醫療和教育團體, 鼓勵較發達地區內的組織以向較落後地區發展, 擴濶 ‘客源’ 和服務, 來獲取更多撥款.美國國土面積廣濶, 但國內矛盾主要突顯於種族和階級, 而非不同州份的對立上, 可能和美國國內有許多’ 跨州競爭經營’ 的企業, 社會, 宗教, 政冶組織有關. 眾多主流宗教組織雖然各有不同, 但背後都是 ‘一神’ . 民主, 共和兩黨表面看似理念不一, 但選舉經費無上限, 背後其實都是 ‘財主教會’ . 表面上選擇的多樣性其實無損其主流意識形態的同一性.

 

既然非獨身制宗教組織較獨身制宗教組織容易和俗世政權結合一起, 大家可能會問, 為何天主教會以前在歐洲得以壯大 ? 為何歷史上不少俗世政權都曾在不同時代鼓勵獨身制宗教組織的發展 ? 為何公元845年唐武宗滅佛前的近八百年間, 中國是一個佛教影響甚深的社會?

 

答案可能是在以前糧食生產能力低下, 但可靠的避孕方法在1870年未出現前, 俗世政權週期性地需要鼓勵提倡禁慾的獨身制宗教組織發展, 以令部份人口 ’自覺’避孕或絕育, 避免突然過高的人口增長造成龐大年青人失業大軍或甚至糧食不夠分配, 誘發動亂而致政權倒臺. (歷史上中外的動亂大部份均由糧荒觸發.)

 

 

獨身制的宗教組織其實為許多人提供了以 “放棄生育權利” 來換取 ‘稅務優惠’ 及較穩定的生活條件的機會  (教會及寺廟是免稅的). 禁慾思想, 以前歐洲在許多人終身不婚下仍禁止一夫多妻及離婚, 同樣又降低了出生率. 强行徵收人頭稅, 結婚稅及離婚稅非最佳降低出生率辦法, 因可能即時引起動亂.

 

在一千年前的世界各主要宗教 (包括中國儒家) 中, 天主教是唯一不容許一夫多妻及離婚的宗教. 原因並非在於天主教要保障女權 (實際上, 中世紀歐洲的女權一點都不比中國高), 而是要减少有機會結婚婦女的數目, 以減慢人口增長. 這和歐洲高緯度地理環境有關. (南歐的緯度和北京差不多)

 

信奉回教, 猶太教, 印度教, 儒教的中東, 亞洲國家都處於比歐洲緯度低許多的地區. 熱帶的作物易生長, 而居民亦無需吸收許多的熱量以應付冬天. 古代中國的農耕方法亦令糧食出產較多 (27) , 較能負擔多的人口. 在西歐這高緯度而多山地區, 古代農業技術不發達情況下, 糧產和中國華中, 華東, 華南等相比自然差很遠. 但因冬天較寒冷, 人需要更多熱量, 所以很難為大量人口提供足夠食物. (28)歐洲南面是地中海, 和盛產糧食的非洲一海之隔, 更增加歐洲擴展農業以支持更多人口的困難. 羅馬帝國便是在其 “糧倉” 非洲行省衰落下滅亡的. 事實上, 古代歐洲先發展的意大利南部及希臘都是緯度較低的地區. 但從前歐洲人口密度比中國高, (29) 所以歐洲的統治者們比亞洲的統治者更需要關心控制人口增長. 現今歐盟的大量預算用於農業補貼, 亦是和農業產量比歐洲高, 而緯度比歐洲低許多的美國難以化解的貿易矛盾.

 

羅馬天主教及拜占庭皇帝們在公元十一世紀開始嚴格執行一夫一妻和不容許離婚, (30)在此之前, 拜占庭皇帝是容許人民離婚的. 而在公元十一至十三世紀期間, 教會開始嚴格實行教士獨身制, 和發動十字軍東征. 這些其實都和公元十世紀後歐洲因人口增加而開始誘發動亂有關. 很多研究都顯示, 當時歐洲人口急劇增長, 出現許多 ‘遊民’. (31) 教會透過 “十字軍” 東征, 解決了西歐人口過剩而帶來對統治者的挑戰. 而另一方面, 教會開始執行的強制全部教士獨身, 和宣揚些稀奇古怪的性禁忌, 例如對婚姻中性生活進行的時間, 日子, 以致姿勢的指導, 亦令教會在調控人口增長上發揮很重大的作用

 

巧合的是, 中國道教的道士一般是 ’非獨身’ 的, (32) 但出現於 ‘金’, 在元朝這農業生產低落, 漢人地區人口大幅下降的朝代, 蒙古皇帝大力支持下蓬勃發展的‘全真教’, 道士卻是必需獨身的. (33) 道教 ‘名著’ 素女經, 內提到的房中術部份亦具有避孕的效果. (34)

 

許多人以為近年在發達國家出現的較多人晚婚, 獨身現象和社會富裕, 女性地位提高有關, 但其實相比亞洲人, 歐洲人近數百年間一直較晚婚, 較多獨身. 在十八, 十九世紀的歐洲, 有約三分之一人終身不婚, 結婚年齡平均在二十五歲以上, (35) 許多人都因為財產未有達到一定標準而不被容許結婚. 在十九世紀前的歐洲, 結婚都要得到父母, 教會的批準. 同期間的中國絕少人二十歲仍未婚.

 

在工業革命前的歐洲, 人口增長便一直十分緩慢, 1500年全歐洲約六千萬人口, 二百年後的1700年, 人口才增至八千三百萬. 在這糧食生產發展的年代, 二百年間只增長50%, 主要集中在本來人口較少的國家. 在1600年, 法國有人口二千萬, 而當時法國已有 “人滿之患”. (36) 到十九世紀中葉, 法國人口才增至三千萬, 但同期間中國人口已從一億三千萬上升至四億. (37)

 

十六世紀宗教改革, 主張容許離婚, 教士不獨身的基督教新教誕生及發展的地方都是人口較少的國家, 例如英國, 德意志统一前各小邦, 荷蘭和北歐國家等. 而人口當時較多的法國, 西班牙及意大利則現在仍是以天主教徒為主. 這和小國要鼓勵人口增長以抗衡大國, 而大國則較注重內部秩序有關. 實際上, 過去三百年間的歐洲, 基督教新教國家的人口增長就比天主教國家高許多. (附錄1顯示基督教新教國家約為七至八倍, 英國超過九倍, 天主教國家約為四至五倍, 法國低至2.7倍) 其實新教的興起是小國要透過從天主教蛻變過來, 但從屬於民族國家, 而且有助於提高出生率的宗教組織來反抗 ‘羅馬中央’ 及大國. 十五世紀起新海路的開拓打破了意大利人對中亞貿易的壟斷, 為這些反抗帶來契機. 新貿易機會帶來的經濟增長亦令小國不害怕新增的人口會因失業而作亂 (反正人口本來就少). 1450年時人口只有約三百萬, 不到法國25%的英國, (38) 帶頭 ‘宗教造反’ 成功, 率先工業化而可養活更多人口 (1800年約為1300萬), 更逼使歐洲各國只能加速新教化, 工業化以應對英國.

 

二次大戰後各大國間似乎曾進行了一場由美國這產糧大國挑起的人口競賽. 美國可能想透過這場人口競賽來壓倒正從二戰廢墟中恢愎過來的歐洲及蘇聯. 美國二戰後不少政策, 例如有關退伍軍人的法例都鼓勵多生, 形成了有名的 ‘嬰兒潮’, 即1946-1964間出生率甚高的情况. (39) 因而在1964年高峰時, 美國人口中超過40%低於20歲, 令60年代出現所謂 ‘青年膨脹’ (Youth Bulge)現象. 意思指因年青人反權威的本性, 急劇增加的年青人口和引來的年青人失業問題, 嚴重削弱建制的權威, 沖擊了既得利益的統冶基礎, 造成動盪的社會及政冶環境. 美國這以前完全由男性主導的國家, 似乎在自食其果情况下, 1963年便推出了像徵女權的口服避孕藥 (其技術早在30年代己開始出現). 1965年口服避孕藥在美國全面風行起來, (40) 而這場歐美間的人口競賽亦隨之落幕. 毛澤東當年提出 ‘人多好辦事’, 其實有其國家戰略意義.

 

天主教傳統禁慾, 節制, 堅持一夫一妻, 禁止離婚, 反映在歷史上歐洲的較晚婚, 許多人獨身. 其實這是歐洲控制人口增長的方法. (41, 42) 而伊斯蘭及中華文化, 則無強調禁慾節制, (起碼對男性而言), 鼓勵多生, 早婚, 容許多妻, 這反映在大一統社會, 統治者希望增加人口, 擴展徭役及稅收基礎, 以增強應付天災, 河流泛濫的能力.

 

伊斯蘭在公元七世紀出現後, 阿拉伯國家在這人煙稀少的地區對外擴張征戰要有大量兵源. 而中國由於有長江黃河流域泛濫的問題, 廣泛地區要應付水災, (43) 再加上中國的農耕方法依賴灌溉, 便需有系統地調動各地大量的人力物力. 所以催生了一個大一統國家. (44) 這大一統國家需要修築運河, 首都及為首都提供糧食 (元朝首都北京的糧食便全由南方經運河北運), 亦要求有大量人力.

 

但因中國晉朝至唐初皇帝的根據地都位處偏北. 南北朝間非大一統時代, 更無南方的糧食供應可以依賴. 而中國在南方的糧產大增是在公元八世紀唐中葉後才出現的 (45). 所以晉朝至唐初的眾多統治者面對的糧食供應情況和歐洲有點類似, 因而亦要借助佛教這 “出世” 的思想來減輕人口壓力. 北朝時佛教便十分盛行, 人口中高達10%出家. 南北朝間, 佛教普及到中國社會各個階層, 隋唐間為佛教在中國發展的鼎盛時期. (46) 後來會昌五年 (公元845年) 唐武宗滅佛, 波及其它宗教 (47) 很可能是因為公元八世紀後南方的糧產大增, 一方面令唐帝國可養活更多人口, 另一方面亦需增加人口以擴展生產. 唐武宗滅佛後, 中國人口在10~13世紀期間經歷了其歷史上的第2次增長高潮, 人口從8世紀中葉5300萬增長到宋朝末年高峰的一億多. (48) 佛寺內的佛像多為銅器及金銀等貴金屬, 而銅亦為主要的貨幣工具 (銅錢). 佛教的興盛, 佛寺佔用過多的銅和貴金屬, 亦會導致貨幣供應短缺, 通貨收縮, 不利經濟發展. (49)

 

唐朝統治者作為西邊來的 “異族”, 在唐朝建立二百多年後已經漢化, 不再需要 ‘西來’佛家的幫助. 而伊斯蘭在中亞興起後, 唐朝統治者很需要限制宗教對社會的影響, 以避免 ‘西來’ 影響威脅其權力. 早在836年, 一道詔令就禁止漢人與 “色目人” 有任何聯系. (50) 唐武宗滅佛後, 佛教開始衰退. 其後過千年間佛教沒再有突破性發展. (51) 這反映在大一統國家下, 世俗政權選擇儒家而非佛家或其他宗教作為提供 “意識形態” 的 “合作伙伴”. 這除因為儒家在中國歷史較佛教及基督教長外, 亦因佛教及基督教在僧侶獨身制下很容易演變成俗世政權無法駕馭的組織, 而非獨身儒生沒有此令世俗政權擔心的傾向.

 

由此觀之, 古代歐洲, 亞洲的世俗政府所以在某些時候要鼓勵一些提倡 “出世”, “禁慾” 主義宗教組織的發展, 但在另一些時候卻要打壓這些因其 “獨身制” 特質, 很容易結合成對抗政府的力量, 其實有是其對立而統一的原因.

 

國家為了對付天災, 外敵, 要鼓勵經濟發展或一定的人口增長. 但短時間內過高的人口增長, 許多年青人沒工作或甚至糧食不夠分配, 便很容易誘發動亂. 在這 “外患與內亂” 之間求得平衡, 便要求世俗政權不停地在 “入世” 的生產單位與 “出世” 的宗教組織之間左右搖擺. 其中亦涉及 “一神” 宗教在統一國民 “意識形態” 上的功能.

 

而在近代社會, 由於工業文明導致生產及經濟發展, 近代避孕, 絕育方法的出現及普及, 使這些 “獨身性, 出世” 宗教組織失去在 “人口增長調控” 上的重要性. 國家政權便可擺脫對這些組織的依賴. 工業文明, 市場經濟下產生出對金錢的膜拜, 社會思想由 ‘天主教會’ 變為 ‘財主教會’ 主導, 亦減弱宗教組織的影響. 所以教會便部份轉為注重教友間互相共濟支持, 建立人際關系的網絡.

 

在意識形態領域, 西方工業國便以 “民主” (有時他們形象化為 “女神”) 來取代 “天主”. “民主” 就成了他們共同的意識形態. 但和中世紀的上層社會聲稱 “信天主”, 但往往只是在眾人面前做做樣子一樣, 對一些西方的統治階層來說, “民主” 往往只是一個仿子, 表面的把戲. 實質上, 是 ’財主教會’ 取代了 ‘天主教會’. 華盛頓的美聯儲白石建築就相當於梵蒂岡聖伯多祿大殿, 上屆美聯儲主席, 常對公眾說些 ‘凡人’ 難以理解的 ‘梵音’ 的格林斯潘便是 ‘教皇’ . 金融資本家群便是 ‘樞基’, 而各常常出鏡的財經分析師便是 ‘傳道人’, 天天在電視, 電腦屏前盯着外滙, 股價上落, 博覧群(股)經, 希望早日達成逍遙退休夢的股民便如同以前天天祈禱, 勤讀聖經, 希望身後得上天堂的善眾.

 

有些人認為當今世界注重經濟發展, 談論 ‘意識形態’ 己是過時. 但他們忘記, 膜拜金錢的 ‘財主教會’ 本身便是一種意識形態.

 

而羅馬天主教會為繼續發展, 便一方面到多生的非洲及南美 “拓展市場”, 另一方面改變過往 “反民主” 的特性, 結合西方工業化社會的 “民主力量”, 與世俗政權組成在教育, 社會福利事業上的合作伙伴關係, 以和基督教新教競爭. 在60,70年代, 羅馬天主教會甚至有點 “左傾”, 意圖樹立教會應關心勞苦大眾的形像. 但70年代後期, 原藉波蘭的若望保羅二世擔任教宗後, 因波蘭歷史上與俄羅斯及蘇聯有很深的仇恨, 梵蒂岡便壓制了教會內, 尤其拉美國家天主教會的 “左傾” 解放神學路線. 在與美國為首的陣營對抗蘇聯的鬥爭中, 羅馬和波蘭天主教會便結合西方力量拖垮蘇聯, 當然這亦涉及在東歐和俄羅斯主要由東正教佔據的 “市場之爭” .

 

對羅馬天主教來說, 由於其生存有賴於 “教友” 及 “教士” 的增加, 所以他們終歸願意和讓他們傳教的國家合作. 但對各國政府來說, “羅馬” 天主教的教士獨身制帶來的中央集權, 國家性, 必然反對計劃生育, 仍是令許多政府無法鼓勵其大規模發展的原因.

 

大國工業化歷程中, 二十世紀 ‘後起之秀’ 的列寧黨式社會主義國家 ‘不談鬼神而遠之’ 的特質, 部份因為各基督教新教教會實質從屬各歐美工業化國家, 而以前回教, 東正教的上層組織又和封建制度有一定關連.

 

源於德文的Realpolitik, 中譯 ‘現實政冶’, 強調從國家利益而非道德或理想考慮政冶問題. 從這方面思考, 處身不同地緣政冶環境的個別國家, 在相異的歷史條件底下, 由不同階級背景的精英掌握政權, 便會擁抱不同的意識形態, 如各種宗教的互相對疊, 天主教會對財主教會, 種族優越對膚色平等, 資本主義對社會主義, 自由主義對平等主義等. 以達成不同的國家目標. 一天 ‘國家’ 存在, 意識形態的差異及爭論便會一天以不同形式出現.

 

附錄1
人口 (百萬) 年份
新教國家 1700 1800 1900 2000 1700-2000增長 (倍)
英國 6.40 10.30 35.40 59.50 9.30
荷蘭 1.90 2.10 5.10 15.90 8.37
瑞士 1.20 1.70 3.32 7.29 6.08
德國 15.00 24.50 56.30 82.80 5.52
北歐四國 2.90 5.00 12.46 23.85 8.22
天主教國家
法國 22.00 27.30 38.90 59.30 2.70
意大利 13.30 17.80 32.50 57.60 4.33
西班牙 7.50 10.50 18.60 40.00 5.33
葡萄牙 2.00 2.90 5.45 10.23 5.12
比利時 1.90 2.90 6.70 10.20 5.37
愛爾蘭 2.00 5.00 4.47 3.78 1.89

資料來源: http://www.library.uu.nl/wesp/populstat/populhome.html

 

 

伍迪希

3.2006

 

1              “P9, 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商務印書館,”

2              “P75西方文化之旅 從阿波羅到 “”阿波羅””  劉文榮,  文匯出版社”

3              “P91, 西方文化之旅 從阿波羅到 “”阿波羅””  劉文榮,  文匯出版社”

4              “P9,11,12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商務印書館”

5              “P143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商務印書館”

6              http://philtar.ucsm.ac.uk/encyclopedia/christ/early/nestor.html

7              “P105 An introduction to the Christian Orthodox Churches. John Binn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8              “P418, 歷史研究, 修訂插圖本  [英] 阿諾德.湯因比 著  劉北成 郭小凌 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

9              “P84, 西方文化之旅, 從阿波羅到 “”阿波羅””  劉文榮 著,  文匯出版社”

10            “P331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11            “P302, 歷史研究, 修訂插圖本 [英] 阿諾德.湯因比 著  劉北成 郭小凌 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

12            “P151, 宗教學基礎十五講, 王曉朝 著,  北京大學出版社”

13            “P164, 宗教學基礎十五講   王曉朝 著,  北京大學出版社”

14            “P209, 220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商務印書館”

15            “P175, 177, 儒教與道教, [德] 馬克斯.韋伯 著  洪天富譯,  江蘇人民出版社”

16            “P267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商務印書館”

17            “P194, 從古代到封建主義的過渡 [英] 佩里.安德森著,  郭方, 劉鍵 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

  • “P91, 西方文化之旅 從阿波羅到 “”阿波羅”” 劉文榮 著,  文匯出版社”

http://atheism.about.com/od/romancatholicism/a/celibacy_2.htm

19            “P430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商務印書館”

20            “P300歷史研究, 修訂插圖本 [英] 阿諾德.湯因比 著  劉北成 郭小凌 譯,  上海人民出版社”

21            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ussociety-pope-040605CN125.cfm

22            “P179,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23            “P137,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24            “P141,142, 家庭史  現代化的衝擊  袁樹仁,趙克非,邵濟源,董芳濱 譯, 生活.讀書.新知 三聯書店”

25            www.sokaspirit.org/downloads/10_UHFS_Chapter_10.pdf

26            “P11, 近代東亞佛教—-以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戰爭為線索  何勁松 著,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7            “P397,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28            “p81, 82, 179, 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 經濟和資本主義  第一卷, 費爾南.布羅代爾 著 顧良 施康強 譯  生活. 讀書. 新知  三聯書店”

29            “P65, 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 經濟和資本主義   第一卷, 費爾南.布羅代爾 著 顧良 施康強 譯  生活. 讀書. 新知  三聯書店”

30            “P1205, 1210, 1243人類婚姻史 (第三卷) [芬蘭] E. A. 韋斯特馬克, 商務印書館”

31            “P281拜占庭帝國史, 陳志强 著, 商務印書館,”

32            “P156, 禮俗與宗教, 邢義田 黃寬重 鄧小南 總主編  林富士主編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臺灣)”

33            P728 中國宗教通史(修訂本) 下   牟鐘鑒  張踐 著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34            P373 中國宗教通史(修訂本) 上   牟鐘鑒  張踐 著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35            “P334, 人類婚姻史 (第一卷), [芬蘭] E. A. 韋斯特馬克  商務印書館”

36            “P59, 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 經濟和資本主義 第一卷 費爾南.布羅代爾 著 顧良 施康強 譯  生活. 讀書. 新知  三聯書店”

37            “P30, 國富國窮,  [美] 戴維. S. 蘭德斯, 新華出版社”

38            http://www.fordham.edu/halsall/source/pop-in-eur.html

39            “P205, America’s Demographic Tapestry, James W. Hughes & Joseph J Senace,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40            http://www.orthotri-cyclen.com/answer/birth_answers/history.html

41            “P26, 轉變的中國, [美] 王國斌    江蘇人民出版社”

42            “P16, 家庭史  現代化的衝擊  袁樹仁 趙克非 邵濟源 董芳濱 譯  生活. 讀書. 新知  三聯書店”

43            “P19 儒教與道教, [德] 馬克斯.韋伯 著  洪天富譯  江蘇人民出版社”

44            “P171, 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 經濟和資本主義   第一卷, 費爾南.布羅代爾 著 顧良 施康強 譯  生活. 讀書. 新知  三聯書店”

45            “P212,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46            “P177,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47            P572 中國宗教通史(修訂本) 上   牟鐘鑒  張踐 著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48            “P261,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49            “P9, 儒教與道教   [德] 馬克斯.韋伯 著  洪天富譯  江蘇人民出版社”

50            “P236, 中國社會史, [法] 謝和耐 江蘇人民出版社”

51            “P133, 宗教學基礎十五講   王曉朝 著  北京大學出版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