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折墮指数

‘正名’ 很重要,這代表觀察問題恰當的角度及範式。西方的 ‘economics’ 不就是翻譯為 ‘經濟學’,取其 ‘經世濟民’之義?但可惜,不少論者都忘卻了這重要的目的,眼裏只有錢。

香港有一個由某地產代理提出,統計樓價升跌的 ‘XX城市領先指數’ (XX-City Leading Index),我看應正名為 ‘城市折墮指數’。何解?這指數代表的香港的房價上升,根本反映的不是甚麼領先,而是 ‘折騰,墮後’也!

我在網上搜過 leading index’ 或 ‘leading indicator’, 似乎都不是房價指數,以 ‘領先’ 來為房價指數冠名,可真是香港特色的 ‘折墮’。

超高房價,地產霸權令香港社會如何 ‘折騰’,已有很多論述,這裏不説。帶來香港經濟的 ‘墮後’,社會認識似乎不足,必需談談。

問大家一句,到底手機,電腦,食品,衣服,機器等一切用於生活及生產的物質不斷推陳出新,價格下調,更多人能享用,是否好事?這不就是經濟發展的目的?香港生意人都樂見電腦越出越新,生産工具價格下調,更有利於企業營運,但為何許多卻不願見到也是其中一種生産工具的房地產物業價格下調?原因是物業的金融化。

物業房産成為香港人主要的金融資產,或有些人稱的儲蓄工具後,托起房價便成為簡單的刺激經濟及內需的手段。政府只要三數年不賣地,不提供新供應,房價上升帶來的財富效應便會為消費帶來刺激。這其實是另類的濫發貨幣,只不過副作用不是通貨膨脹,而是社會因樓房供應不足而實質經濟發展墮後。房地產投機經濟亦令講求長期技術積澱的高精尖行業難於發展,社會因而不可能有甚麼成氣侯的創新科技產業。

這並不是説房產價格上升對一個城市必然是 ‘折墮’。像香港七十至九十年代初,人均收入從月入數百上升到一萬多,房屋這重要金融資産價格上升是有一定實質基礎。但香港2006-2015間實質工資只上升1-3%,中原城市領先指數卻從約53上升至140,客觀大家見到的確是 ‘折墮’。房價上升的原因確不是因為市民收入增加,而是供應不足,及部份人擁有遠多於自住需求的物業。這種房價上升反映是經濟成長遇到瓶頸,絕不是甚麼好事。

有人提出,由於香港沒有甚麼資源,所以港英及特區政府要依賴土地收入,因而要維持高地價政策。但如真的是要依賴土地收入,像紐約般對非自住物業收較高的物業稅不是更簡單,更穩定?例如,對非自住物業每年收等於估價1%的稅項,那麼一個住宅便收約近10萬,以香港約30萬出租私人樓宇計,連同商業及工業物業,這様做便每年收入最小400億!還有外國一般都徵收的資産增值稅,其實都是很大的收入來源,根本無需甚麼推高房價的政策。

高房價政策,説穿了,是港英政府及得其真傳的曾蔭權政府,透過以優惠大地主,大業主的財稅經濟政策,來收買上層精英合謀共治香港,令港人成為房奴。中產為供樓,必須超時工作,所以便不會有空詳細思考香港應如何如何。人人繼續為壟斷資本賣命,真民主怎會有開花的土壤?

要改變這情況的董建華給趕走,梁振英給‘本土’抹黑。在前朝中推行這些政策最力的卻被捧為代表香港精神,得本土支持,政治之隂險……

真‘折墮’!

 

 

伍迪希

11.6.201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