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華禍港十年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2.2017

貧富懸殊惡化

日前陳茂波表示今年政府盈餘將比預計的高不少,言下之意,「Hea華」又搞錯, 2007 年上任以來,大多估錯盈餘,最離譜的一年是 2010/11 年度,Hea華原預計全年錄得逾 250 億元赤字,但最後錄得 750 億的盈餘,兩者相距達 1,000 億元!

低估盈餘,惡果便是政府應使不使,對社會投資不足。縱使福利開支佔政府經常開支百分比從2007-08 年度17.5% 增到2015-16 年度18.4%,但房租及各物價急升,政府未有扮演好「財富再分配者」的角色,由於未能增加經濟承載力,故無法為一般市民創造新機會,間接造成社會貧富懸殊日益嚴重。

講到貧富懸殊,不能不提堅尼系數(Gini Index),2012年香港堅尼系數全球發達經濟體中最高,達到0.537,比大把人睡大街的美國更高! CNN曾指,「雨傘運動」其中一個觸發點就是「貧富懸殊」, 香港年輕人看不到前景,樓價太高慘變「無殼蝸牛」,收入不均,向上流動被阻。始作俑者就是站在香港社會金字塔最高的1%既得利益!而黃媒為了替既得利益轉移目標,透過輿論洗腦,將年輕人的怨氣轉移到特區政府、北京當局,而政棍就鼓動年輕人走上街頭,學棍在大專院校「播獨」,於是佔中、掟磚暴動等浩劫不斷。

傾斜1%既得利益的「Hea華」對「港獨」難辭其咎,甚至可算是「港獨叔叔」!與香港同樣貧富差距嚴重,堅尼系數同樣極高的新加坡,起碼人人有屋住,交通費亦不如香港般高。新加坡政府每年都公布堅尼系數,並以此作出政策調控,避免出現重大社會問題。但在香港,即使2012年堅尼系數全球發達經濟體最高,時任財政司已達五年之久的Hea華完全唔上心,沒有督促統計處像新加坡那樣每年出堅尼系數數據,將資料回饋給政府部門,及時調整政策,平息民怨。而是依然故我地五年才公布一次數據,而下一次將於2017年6月左右公布,相信得出的堅尼系數將刷新記錄,震驚世界,貧富差距可以與非洲最落後地方媲美。香港將是富人的天堂,窮人的地獄!當然,即將參選特首的Hea華完全避開了這個政治包袱,屆時他可能已經在既得利益幫助下榮登特首寶座。

講到香港的統計數據,同樣令人咎病。全因英殖留下的架構問題,香港的統計處棣屬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世上罕有地由財金官員領導,換言之隸屬財政司Hea華,而非政務司。不難推斷,統計處的研究及统計角度都會較從金融角度,而非社會整體考慮問題。這也解釋了為何社會民生攸關的堅尼系數如此不受重視,相關的「家庭收入分布」數據統計處五年才出一次,其他許多數據卻一季度公布一次。

減低貧富懸殊,需要政府扮演好「收入再分配」的角色,增加政府開支,令低下層市民受惠。董建華主政時,「一般政府最终消費支出(Government fi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佔GDP百分比」較高,到了曾蔭權時期急劇降低,梁振英時期有所上升,但依然偏低,這跟Hea華主政財金十年,年年「低估盈餘」關係極大。

這十年來,政府得益於自由行、樓價上漲、印花稅、賣地收入上升,庫房充裕,但是Hea華不斷「估低盈餘」,政府開支整體偏低,社會基建在曾蔭權時期投資不足,令梁振英時期整體容量不敷使用,交通擁擠,住屋緊張!市民特別是低下層根本無法分享到社會繁榮的利益,民怨沸騰!

「Hea華」為首的財經官員,開口閉口「大市場,小政府」,說來說去,都是香港是小經濟體,受外圍影響比較多,而且本港持續低息的環境,容易造成資產泡沫,樓價上升,財富兩極化,反正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政府的錯,不是Hea華的責任。

「派K仔經濟學」過去10年不斷以小恩小惠討好中產,但最大得益者卻是大業主及地産商。香港經濟因而困死在房地産及金融業,無法打開新局面。大家想想,過去十年來,庫房減免了多少差餉、地租、利得稅,為多少業主大大節省「持貨等升值」,「持貨等收租」的成本? 此舉不僅討好了有樓的中產,也討好了有更多空置物業的大業主、大地產商、大財團!

Hea華的民望是什麼?就是建築於棺材房住戶的困迫,拾荒老人的勞苦,長期病患的苦痛!Hea華竟然還要選特首,繼續提倡「無為而治」,是「特首無為、財閥而治」嗎?Hea華說讓香港「休養生息」,是「政府休養、財團生息」吧!

如果讓Hea華做特首,未來幾年可能會表面上「風平浪靜」,實際上社會隱患如雪球般愈滾愈大,既得利益將壟斷愈來愈多的社會資源。根據世界銀行數據,香港的一般政府最终消费支出,佔GDP百分比偏低,維持在10%以下。政府開支低,社會有需要的人得不到幫助,樓價愈升愈高,富者愈富,窮者愈窮,政府愈來愈有錢,堅尼系數愈升愈高!這樣的香港如何能停止內耗?這樣財富分配不均的社會怎會沒有內鬥?

世界其他地方,例如新加坡的「一般政府最终消費支出佔GDP百分比」也是差不多10%,但是當地有很多國有大企業,經濟機會分配由政府主導,並非香港這種大財團壟斷。新加坡人大都居住在組屋裡,住屋質量有保障,住房開支、交通費均維持在可接受水平,私樓只佔極少數,炒樓的只是一小撮人。香港卻地產霸權橫行,保育份子當道,港人居住環境連郊野公園的禽獸都不如!日本的「一般政府最终消費支出佔GDP百分比」高達20%,社會趨向均富,這解釋了為何日本民粹主義並不盛行,並未像美國那樣選出狂人總統。而北歐福利國家的「一般政府最终消費支出佔GDP百分比」一般達25%,社會穩定,科技先進,生產力高。

下篇將繼續分析Hea華主管財金十年的其他劣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