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撕裂, ‘上面’應做甚麽?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8.3.2017

香港撕裂,  ‘上面’應做甚麽?  ‘特首’可做甚麽?

 

林鄭月娥順利成為特首,一邊陣營慶祝之餘,另一邊自然忿忿不平。正如易經中説  ‘方以類聚,物以群分, 吉凶生矣’。後來變為一般多聽到的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查百度,本意可理解為 ‘來自不同方位的種群以類相聚,天下萬物以群相分(其結果形成了多個團體,因原始資源不足,團體必有利益之爭),所以就產生了吉與凶的想法。得到資源利益一方的心態是吉,失去一方心態表現為凶。’

依易經所言,大概對吉兇的理解其實是所謂  ‘屁股指揮腦袋’,坐哪邊决定。那麽,又為何高達95% 是華人的香港會撕裂成現在那樣,比有大量馬來亞及其它種族,華裔只佔75% 的新加坡燥動多?

這反映種族不一定是撕裂社會的重要因素,正如李光耀這很有道理的話,’我們來自五湖四海,無所謂!  最重要是將來我們要一起往哪!’

民族單一不見得就不分裂。

不説不知, 單一民族的日本,明治維新前社會階層組成是  ‘士農工商’,但 ‘士’ 代表武士,而非中國的以儒生為首的 ‘仕農工商’,這反映武人在傳统日本社會的重要性。日本本洲島形狀狹長,中間是高山,京都的政令及影響無法直達較遠的地區,所以古代日本長期處於藩镇割據,因而武人重要。十六世纪豐臣秀吉结束日本分治局面後,開始入侵朝鮮,更要倚重武人。十九世纪中葉日本眼見中國因落後而被列强瓜分,自知若不改革,亦難逃厄運,所以便有史上最中央集權的 ‘明治維新’。

環境成就社會形態,危機令人團結。多民族不是問題,關鍵是 ‘協同效應’。

比較香港和新加坡,會發現香港人享有較多言論自由,政治似乎較開放,但社會的金字塔化較嚴重,下層生活壓力很大。新加坡的醫療及養老制度比香港合理,住房開支及交通費都没有這麽驚人。

李光耀算是一個有理想,願意真為人民謀福利,又能實踐理想的專權者。他留下的新加坡現在八成人住組屋,社會資源分配問題没有香港般尖鋭,內部基本因素較香港強許多。單看過去二十年星加坡填海造地的數量,及過去十年間增加近百萬外勞和外國人才,勞動人口總数增加40%,能在十年間增加這麽多工作崗位及住屋,便了解其驚人經濟承載力及潛力。 兩地表現差别巨大,歸根究底是因為新加坡和香港的統治精英在组成和理念上有根本性的分别。

新加坡不承認雙重國藉,五百四十萬人口中約四成為没有投票權的非新加坡居民和没有永久居留權的外國人及家屬。統治階層較植根於當地,他們視新加坡如同一不斷發展的多元化企業,所以要多開發不同的新技術,培育和吸引人才,簡單説,他們在經營新加坡。

但香港上層绝大部份都有外國護照,他們視香港為一家獨特的五星级酒店,向外發展機會不大,但因碰上特殊天時地利,客似雲來。所以一心把房租抬高,在經營規模不變下實現利益最大化,而下層最好停留在執房清潔崗位,以便上層獨吞厚利。所以不要搞高新技術和多元化,以免分薄。簡單説,他們在吃香港。

人類社會其實有種劣根性,没有外敵,便會內鬥,腐朽落後的要壓制有生先進。這是因為人的自私傲慢。

在這方面,北歐小國確是得天獨厚。每年必來的嚴寒冬季,每天近二十小時長夜,  冰天雪地的隔絕都提醒每一個人,没有團體,根本過不了一週。

香港的得天獨厚不是大自然每年必來一次的嚴酷警醒,而是中國與外部世界緩衝的獨特角色,亦没有人給香港人週期性地當頭棒喝。

這就解釋了香港的核心問題。

週期性的當頭棒喝,不是任何特首可以做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