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香港年青人沒用?

阿甄母親接受港台 '自由風,自由phone" 訪問,透露原来自己有肝病,但仍鼓勵女兒捐肝救人。將来一旦有事,阿甄便不可捐肝救母!兩母女都超靚!平凡人不平凡的事蹟。(請点擊收聽訪問節錄。)

Posted by Ng DH on 2017年4月14日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14.5.2017

 

在復活節耶穌受難犧牲自己,拯救世人的日子裡,一位26歲的香港女兒冒著生命危險,捱過8小時手術,義無反顧地捐肝給素未謀面的好媽媽,挽救了一個幸福的家庭!

 

香港缺的不是錢,而是愛,是跨越社會階層、年齡、家庭的大愛。愛需要犧牲,犧牲能帶出人心之善,不再看重個人得失,轉為著眼於社會整體進步。要知道捐肝是有生命危險的大事,一生人最多只能做一次,手術後需要休息三個月。短短的數小時,90後捐贈者阿甄就能下定決心,救人於危難,使人不禁反思,對於被各種負面標籤的年青一代,社會大眾是不是用錯了溝通方法,無法捕捉他們內心的真摯和火熱,對他們有太多不合理的期盼,帶來太多的責難,變相將年青人推到善於揣摩心理、煽動情緒、擅長宣傳的反對派那邊去。正如阿甄手術前也只是給母親發了一個Whatsapp訊息,叮囑母親無論手術結果如何,都要堅強面對。香港年青人想說的不多,但請相信他們自己的決斷,對社會的承擔!

 

無疑地,器官捐贈是團結香港的一個突破口!這幾年,事實證明每次“無私捐贈器官”的報導都會觸及港人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讓大家熱淚盈眶,群呼支持!年多前,器官捐贈成為熱議話題,多個民調反映高達八成受訪者願意死後捐出器官,結果喜人!

 

事實上,香港每年有兩千多人輪候 “腎、肝、心、肺” 移植,但2016年從遺體捐贈 “腎、肝、心、肺” 的只有120多宗,供求嚴重失衡。遺體捐贈器官移植是以腦幹死亡為準則,某些人可能無法接受心臟仍然跳動的親人被摘除器官,也有家人不願依照死者生前意願捐贈,所以本港的器官捐贈率遠不及一些採取積極措施的國家高。世界捐贈率最高的西班牙採用“申報不捐贈”制度,即市民可申報不願意死後捐贈器官,如無申報,則都以願意捐贈處理。這種制度超碼有25個國家實行,他們的器官捐贈率明顯較高。為提高捐贈率,英國威爾斯2015年12 月也開始實行這種制度。新加坡甚至推出措施,願意死後捐出器官的市民會比不願意捐出者享有較優先的“獲捐贈次序”。解決本港器官短缺,除政府加強宣傳教育,也可參考外國做法,民調就顯示大部分港人接受西班牙及新加坡的做法,反對則較多是60歲以上。

 

“器官捐贈”是香港社會“傳統與現代思想對立”、“老中青價值觀衝突” 的例證。但正面看,不同思想湧現就是推動推動社會前進的動力。多聆聽年青人的聲音,了解他們的想法,以年青人的品格來評價他們,而不單純以“搵到食、買到樓”來衡量他們的價值,對改善香港整體社會情緒都有積極作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