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留给香港人的噩夢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8559883135/videos/1653406181621362/?id=100008559883135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5.4.2017

公僕黨變地産黨   英國人留给香港的噩夢

噩夢應從1990年説起。

從前香港較高級公務員都是住政府宿舍或獲政府發津貼租樓,津貼不許用作買樓。但1990年港英由時任副銓敘司的王永平設計了用作補助公務員供樓開支的居所置業計劃,規定津貼只可用來供樓,最多享有10年,由公務員選擇何時開始,變相逼公務員在事業穩定、官職升至高位時入市買樓,這便種下今天的禍根。在google查 “civil servant housing allowance”, 發現其實除香港外,没有任何國家或地區,包括英國,會给公務員買屋津貼,各國政府這樣做,必然有其原因。正如香港馬會嚴禁職員賭馬,09年有一位馬會廚師領獎被揭發違例投注Q過關贏14萬,結果如何? 冇錢收兼炒魷!

若馬會中人都在賽馬中大量下注,结果會怎樣?

港英下的王永平當年就設計了這一世上罕有的公僕買樓津貼,改變了他們口中常説的’行之有效’ 政策,香港“核心價值”就這樣變質了!公僕也再難在房屋政策問題上維持 ‘政治中立’!

董建華政府在2000年中把津貼改為非實報實銷((Non-accountable Cash Allowance (NCA) Scheme),之後入職的公僕領取的津貼便和薪金分别不大,可隨便使用,不一定用來供樓,但之前入職的仍然只能用津貼來供樓。因此,現在便有约1,600名年齡约四十或上,月薪约50,000元以上的高級公僕, (總薪級表第34點或以上或同等薪點的合資格人),平均每年享用270,000元津貼供樓,此外,政府還借錢给他們付首期。即是説,起碼有近半高级公僕每月都花鉅款在供樓,很自然,這些在公務員系统是中流砥柱的高级公僕希望樓價只升不跌,不升不跌亦不大高興。難怪真正有利香港穩定的土地及房屋政策根本無法推行!

打個比喻,英國人把麵粉“供應”限制起來,便令“麵飽”成為稀有品,合英國主子口味,跟英殖遊戲規則玩的人便獲分配最多。説到底是權術。

曾蔭權政府的弊政,以鼓勵炒賣的房屋及税務政策為最劣,造成今天香港的困局、亂局。公僕黨變地産黨!官商炒上天,香港落深淵!

聞説去年在與高官常秘等會面中,張德江當眾對曾俊華工作滙報表示不满。曾俊華任財政司司長的近10年間,貧富懸殊加劇,GDP增長28%,但實質工資只增加1-3%,樓價瘋狂上升,社會矛盾因而激化,而香港經濟轉型面臨困難,高技術産業發展遲遲未見勢頭,這都和過時的財稅及經濟政策有關。

香港財金官員常說不正常的低息環境令熱錢流入房地産市場,非他們所能控制。但他們不單止從來没有考慮對非自住物業加徵差餉或徵收物業按揭税來增加持有房産的成本,近年反而不斷减免差餉。反映其實不單只没有决心改變現狀,反而要火上加油!說穿了,是集體貪腐!應付房屋問題,缺乏的根本不是方法,是良知!

其實香港九十年代前的利息比現在高許多,而六,七十年代差餉徵收率亦比現在高,持有房產成本因而較高。許多外國大城市,例如紐約、新加坡都對非自住物業收接近市值0.5至1%的物業税。香港的金融税制卻令  ‘富者屋連十間,貧者居無半室!’

頭腦正常的都明白,香港依靠房地產及金融業帶動發展在經濟上長期不可取,路只會越走越窄。一旦打破有産階级買樓發大財的思想,社會自然會專注技術發展,無需甚麽減税鼓勵科硏。應如何壓止現在病態炒樓的趨勢,根本不是經濟問題,是政治問題。

既得利益集團其實不只在土地供應上阻礙香港必須的改革,很重要的還在金融及税制上維持着社會創造的財富都流向房地産的環境。這是香港向高技術社會,産業多源化轉型失敗的根本原因!  是年青人港獨離心的滋生土壤!

要高級公僕,與金融及房屋政策有關的公營機構的高層決策者重拾良知,先要回到宿舍制度,令荷官不再参予賭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