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方變毒藥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7.3.2017

殖民地的良方,特别行政區的毒藥 ——甚麽才是“去殖”?

不少有關香港近年社會抗爭轉趨激烈的討論,都提到主因是社會向上流動性大大降低。’向上流動’ 其實是香港年青受薪階级為何在殖民地時代面對樓價不斷上升,但反抗未有現在般强烈的主因。那時許多人都能升職,加薪,買樓致富。英殖香港其實就是利用房地産升值来建構歸屬感,但這種制度只可施行於社會向上流動性高的社會。

香港社會近年向上流動性降低原因有多方面,筆者下週會詳细探討。這裏要提醒大家一點,自六十年代起,香港便是一個上層人口不斷向外移走的社會。然而, 97後大量拿了外國護照的港人回流,佔回了社會中上層大部份位置,完全改變了過去香港不斷有大量中上層移走,令下層可向上流動的特殊生態,因而下層向上流動的機會大幅减少。但後來曾蔭權卻重推英殖時代的高樓價政策,令大量年青受薪者難以透過工作改變其“無産階级”的身份。他們在香港出生成長,與上一代移民到香港,不大夠膽和政府作對的心態不同,會敢和政府抗争。這是外國勢力很清楚的“可乘之機”。

所以,許多在殖民地時代“行之有效”的,對香港特别行政區来説都是毒藥,都是‘去殖’的真正課題。

新加坡六十年代建國後便立法,使以後的土地增值都全歸國家,土地業主不可得益,變相把地産業務國營化,並大建組屋,令九成新加坡人住進公共房屋,透過編配組屋决定鄰舍組成,達致種族共融的政治目的,這些李光耀在其自傳中都有提到。李光耀為何會這麽做,為何可這麽做?

歸根究底,英國在反殖浪潮下從星馬撤退,重中之重是要抗衡當時共産主義的反殖浪潮,保持英國對扼守馬六甲海峡戰略要道的新加坡的影響,讓新加坡维持在英聯邦體系。要達成這些戰略目的,新加坡社會必須要穩定。

英國不介意起用二戰時担任新加坡日本皇軍情報官,在昭南放送局監聽同盟國新聞通訊的李光耀,而且给予他很大支持。事實上,1960年代新加坡的政治部( Special Branch)是由英國人掌控。在這背景下,李光耀自然可推行損害大地主,但對新加坡社會安定發展真正有利的改革。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實行的是九成人往組屋,全民中央公積金,實質上是房地產業及退休金業這兩大金融支柱的公有化。而世上大部份資本主義社會,包括人民較平等的歐洲,實施的都是物業大比例由私人持有,小部份公營。他們透過對土地,房産及資産增值徵税來平衡分配。殖民政府在香港推行世上獨有的一半人口住公屋政策,其實是把可增值的金融資産都分配给社會中上層,方便他們成為受英美加澳紐歡迎的移民,造成持外國護照者近乎完全控制香港社會,達成在過渡後英國仍能長期影響香港的最重要戰略目的。這其實和英國人在新加坡撤退的長遠目標一樣,只是新加坡是獨立,香港是回歸,所以手法完全不同!

可笑的是,不少包括中國大陸的學者,都把英國人在港實施,而英國本國也不實行的房屋政策説成善政!

土地及房屋分配問題,其實從來不單止是民生議題,在香港更是金融及核心政治問題,不妥善解决,香港只會在港獨路上越走越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