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ABC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9.1.2017

 

特朗普的ABC (Anything But China)

最近出席一個有關中美關係的講座,講者外交部前副部長何亞非先生一開始便引美國學者福山 (Francis Fukuyama) 去年八月談及民粹主義的文章,「……過去兩代人時間裡,精英人士和其他公眾之間的財富鴻溝一直在拉大,但是在今天,這一議題才正開始主導全國政治生活。真正需要解釋的並不是民粹主義者為什麼能在這一周期中斬獲這樣的收益, 而是為什麼他們用了如此漫長的時間才斬獲這樣的收益。」

為何從八十年代開始加劇的財富兩極化,三十年後的今天才把民粹主義送進主流政治?

答案是中國和平崛起,剛巧碰上全球工業國的人口老化,以及永恒的鐵律:「没有外敵,社會上層便會壓制下層。」

分析西方各國數據會發現,財富兩極化是在八十年代新自由主義和全球化興起後加劇的。其實二戰後美蘇兩大陣營對立,世局處於緊張冷戰當中,但亦帶來較平等的社會,八十年代之前縱使在資本主義發展最强勢的美國,財富分配也比現在平均許多。原因是西方集團各國需注重大部分人民的發展,以免整體國 力落後於對手。但蘇聯集團經濟七十年代中開始走下坡,領導層平均年齡急劇上升,在八十年代已開始「疲態畢露」,根本不再是剛克服「青年膨脹 (youth bulge)」浪潮、就業人口比率達新高的西方集團的對手。後來91年蘇聯解體後便加劇所謂的「全球化」,即以美國為首的國際金融資本集團的結盟和聯合,由發展中國家人民向發達國家提供廉宜的消費品,在此一過程中社會頂層便透過制度合法地奪去大部分的收益,造成「兩極化」。但無可否認,生產技術向落後地區轉移確實帶來了數十年的繁榮。

「普世價值」一詞在九十年代蘇聯解體後流行起來,這其實是在兩極對立結束後,美國最大政治對手變成有緊密經貿關係的中國,西方用來針對中國及非西方價值體系國家的新語境。

但好景不常,2008年開始的退休潮令人們依靠金融資産退休享福的假象爆破。因特高出生率的嬰兒潮是在1946年開始,至1964年推出口服避孕藥時突然结束,所以2008年美國62歲人口為290萬,但61歲人口突增至三百五十萬。而62歲為美國人可開始享受社保退休金的年齡,在 2008年,美國人平均在60歲退休。突然大量增加的退休金償付潮,其實是任何金融體系都無法應付的,只有爆破。近十年西方各國的生產力指數增長大幅下滑,究其原因,其實是人口老化,嬰兒潮退休。

而中國近年由於年青勞動力收縮,不可能如以往般靠大量出口西方,換來大堆近似廢纸的美債來向美國「購買和平」。美國亦已再無什麽願意輸出的高技術來換取價廉物美的中國產品。西方的相對實力,已無法支持其過去曾享有的相對高的生活水平,在嬰兒潮退休下,更愈來愈難滿足大部分人的要求,而社會最頂層的1%又不可能放棄享受已久的特權,這就是矛盾所在。在類似情况下,把民眾視線引到「外敵」,就是歷史的「常態」。

有些人天真地説,特朗普總统就職演説向建制既得利益宣戰,標榜「人民革命」。他們忘了特朗普也是資本家群的其中一個代表,他的財長也是猶太投資銀行家。他的政策是對富人大減税,根本不是要搞甚麽 「人民革命」。

由「兩極對立」,到「普世價值」,再到「民粹主義」,野心家們首先要利用民粹主義換領袖,然後就是換敵人,把槍口對準有色人種、黄種人,尤其是中國人。特朗普上一代就是3K黨,民粹主義政黨的手法,主張都和纳粹接近!特朗普被人看起推上總统寶座,除了因為他能當電視節目主持,記稿能力超强外,亦和他這種族主義者背景,適合用來針對有色人種,尤其中國人有關。但很多人都未懂得警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