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急甚麽?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5.2.2017

特朗普最近禁止某些中東國家國民進入美國,並下令制訂攻打伊斯蘭國的計劃,國際社會哇然。其實大家毋須驚訝,特朗普自兩個月前便罕有地委任多位有強烈反伊斯蘭,反伊朗傾向,有豐富中東戰場前線作戰經驗的前將領或軍官擔任國防部長、國家安全顧問、國土安全部部長、中情局長等要職。同時,特朗普與俄羅斯修好,委任石油公司總裁擔任國務卿,都反映他上任後的其中一件大事就是在中東發動戰爭。最容易下手的自然是伊斯蘭國。大家或許不知道,在“疴巴馬”時代美國便不斷出動無人機在中東地區“疴彈”,單2016年便在伊拉克及伊斯蘭國控制區域“疴下”24,287枚炸彈,美國出動地面部隊,只是早晚的事。

值得思考的是,特朗普為何這麼急迫地,上任不到半月便推出被群起反對、嚴厲的法例限制中東人進入美國,防止恐怖份子發動恐襲? 是否意味著很快便會開打?

若美國真的在未來一兩個月內就在缺乏西方和中東盟國支持下發動戰爭,因戰爭而引發的恐襲及安全威脅對香港影響如何?

在維基百科 (Wikipedia.com)中搜尋在中東出現的衝突‘modern conflicts in the Middle East’,結果顯示過去半世紀,連同1967年及1973年的兩次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戰爭在內,中東共發生37次死亡人數超過100人的武裝衝突。分析衝突開始的月份,驚人地發現高達七成都在一至六月開始,而在一至三月開始的更達16次,即43%!1991年至今的25年內發生的19次衝突,其中的11次都在一至三月份開始!這反映在中東,一至三月越來越變成政治不穩的“春天”!可能因此,美國在2011年春天便在背後支持中東版 “顔色革命”,即“阿拉伯之春”。而2003年美國亦在是3月開始攻打伊拉克。

為何中東國家的衝突多在春天爆發?

“天不言而四時行”。中東社會行伊斯蘭曆法,每年只有354或355天,所以他們的宗教節日、齋戒月等都在西歷每年的不同月份出現。由此推論,西歷一至三月份特多的政治衝突和宗教無關,而和“四時”,即季節有關。

和世界其它地方不同,中東的雨季在冬天,而夏天高溫乾旱,如某年冬天雨量過少或過多,都會造成農業失收或來年經濟困難。很多研究都警告爭奪水資源會在長期缺水的中東引發戰爭。1967年的以色列對阿拉伯戰爭便和控制水資源有很大關係,2011年爆發的也門危機也是因為缺水引起。世界主要國家一般人均每年可再生水資源為約2000 -3000 立方米,中東只有1000立方米,也門更低至220立方米。這令也門現在可耕地面積只佔國土2.9%。長期在以色列陰影下生存的巴勒斯坦,水資源同樣匱乏,據國際救援組織資料,有些巴人兒童每週只夠水洗澡兩次。聯合國預测至2025年,有30個國家會面對缺水問題,其中18個國家在中東或北非。

中東地區春天多衝突,應因降雨量及農耕情況引致。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觸發點便是飛漲的糧價(當時國際小麥價格比現在高一倍)。以中東的氣候情況,特別倚賴完善的儲水設施和水利工程來保證供水及農作物灌溉,這需要國家間的合作和穩定的政治秩序,但近三十年頻繁的戰爭破壞了建設大型水利設施的條件,偏偏中東人口在這期間急增,1990年至2010年間人口增加61%,而同期間世界人口只增加30%, 這更加劇對水資源的爭奪。 近年氣候轉變亦令粮價大幅波動,嚴重影嚮依賴粮食進口的中東國家。

春天是中東地區較動盪的季節,而特朗普想抓住機會,發動戰爭,令美國進一步控制石油供應,抬高油價,以利美國頁岩油輸出獲巨利,好向後台老板交待。相信今年三至四月份,美國便會開展地面攻勢,務求在不適合作戰的六月炎夏前結束戰爭,這是特朗普的如意算盤。但歐洲及亞洲各大城市,在美國嚴限中東國民進入,嚴防恐怖份子的情況下,會否成為恐怖份子 “取易不取難” 的攻擊目標? 有不少白種人聚居、美資企業林立、

人口密集的香港會否成為恐襲對象? 在特朗普我行我素作風下,國際反恐合作,

情報交換能否如以往般有效?

説到底,促進伊斯蘭以外世界人民與中東人民的互相了解認同,加強溝通,特別是改善中東地區基礎設施,尤其是水利建設,以改變當地人民基本生存條件,才是防範恐怖主義的根本正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