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大同, 存大異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3.7.2017

幾經波折,林鄭的三十六億教育新資源撥款終獲立法會通過。政府頂住部份泛民議員要求,對已享有高達八成非自資學位補貼的八大院校,不給予自資學位課程每學生三萬元補貼,總算是教育經费用在刀鋒上。未有為全球最高成本的香港大學教育火上加油,算是德政。

泛民議員口口聲聲民主、直選,看似“ 求大同 ”,但其實過去多年一直十分注重捍衛某幾個界别的專業精英利益,為社會帶来巨大惡果。回顧林鄭就職演說, 為了標榜香港已不多的優勢,於是提到 “我們有五所大學躋身全球100強,香港大學牙醫學院更是世界第一”,就正正反映這種“政府和精英共謀共治”的困局。

香港醫生和牙醫收費驚人,收入奇高是連香港外藉人士也深感驚訝的, 香港牙醫和人口比例是1:3000,比歐洲國家低近半,收費亦比法國高50%!而市民亦普遍對香港醫生在人手短缺下仍不願引入外國醫生而深感不滿。

香港有五所大學躋身全球100強的真正原因其實是國內來港尖子拉高了大學學術表現,再加上大學教師薪金位居全球最高之列,所以吸引了一些最高水平的教授。其實這些所謂“成功和第一”是建基於限量供應、超高成本! 香港醫療和一些行業極端排外,導致高考狀元不敢到牛津劍橋或史丹福等讀醫,免得將来回港執業需再考執業試,這亦令部份本港大學保留了最優秀學生,因而维持其在全球100強的地位,但犧牲的卻是廣大市民福祉。全港中學畢業生只有約25% 能在香港接受政府資助或自費升讀大學,數字在發達地區中是低無可低!

香港公營教育經費佔GDP 比例長期比發達國家低起碼30%,但高等教育對 每位八大院校大學生的補貼遠超國際水平,對醫科等個別學科的津貼也比國際一般水平高許多,間接導致受大學教育的人口比例在發達社會中處甚低水平。反觀幼兒教育長期缺乏政府資助,造成“發育不良”。前特首梁振英的政綱提倡免費幼兒教育,但因其要進行的改革觸及不少既得利益,一上任其政府便成眾矢之的。回顧人類歷史,平等普及教育從來都是最難爭取到手的民權,比任何只具形式的選舉權難十倍! 因這實質決定社會不同階層和族群的長遠權力分配,在香港推行平等而普及的基礎教育,自然會遇到最持久的死命抵制。梁振英今年終於勉強辦成此事,但過去十多年人才培養和產業政策上的缺失,已令香港錯失産業升級轉型的最佳時機!

“求大同”不成,“存大異”又如何?

社會主義中國包容資本主義香港,“存大異”説到做到,甚至可説,為保障資本家和投資者利益,香港維持低稅,中央推行一系列惠港政策時,未有要求特區政府及財團確保政策帶來的利益惠及港人,反而加劇中港矛盾,中央因而損失。在各種內部原因下,香港市民大眾居住擠迫,生活壓力大,長期不快樂,越來越難互相包容。國內同胞成為針對對象,港人排外情緒強烈,這樣下去,香港不只追不上中國的急促發展,亦無法提升和歐美及一帶一路國家的聯系能力。被邊緣化相信難以避免。由於發展受局限,在人口老化下,香港生產力走下坡,年青一代向上流動更困難 ,恐怕排外情緒、港獨思潮只會日趨嚴重。由於香港的獨特地理位置和窗口角色,高漲的港獨思潮會被外國利用,到時必成中華民族的心腹大患!

要扭轉局面,避免成為歷史罪人,政府必須放棄不合時宜、無法配合香港長遠發展的官僚精英與既得利益“共謀共治”的管治模式。“求大同,存大異”,一心一意謀社會整體長遠利益,為提升全港,特別是廣大中下層市民的水平而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