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民族復興,不是種族復興!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9.6.2017

金融時報網站6月21日刊出題為《中國復興的黑暗面》文章 (“The Dark Side of China’s National Renewal”)。文章先説中國官方錯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的“民族”錯譯成’nation’,認為應譯為’race’;後在文章中不斷把中國所説的“中華民族”説成“中華種族” (Chinese race),暗指中國政府是種族主義者。 文章結尾時更提出對非“中華種族”來說,“ 中國復興”會是危險問題。

此文作者 Jamil Anderlini自2000年起長駐北京及上海,懂中文(口語及文字),曾任金融時報北京局主管,現派駐香港,任亞洲編輯。由於金融時報的國際影響力及公信力,而作者來頭不小,這反映不少人,特別是西方人對中國的民族觀和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看法確有偏差,甚至誤解,筆者有必要在此討論,引起大眾關注。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官方翻譯是 “The great revival of the Chinese nation”或“The great renewal of the Chinese nation”,中華民族英譯是’Chinese Nation’,絕不可譯為“Chinese race” 。原因是“民族”及“種族”是不同的概念,不可混為一談! “Nationalism”中譯便是民族主義,而“Racism”中譯便是種族主義,可見明顯差異。種族主義提倡的是以膚色、人種來決定所得的對待,是負面的概念。例如有輿論就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是種族主義者(racist)。而民族主義則是近三百多年來大部份國家脫離帝制,變身成現代國家的基礎,其大意是由祖先,文化,生活地區都接近的人羣構成的同一民族(Nation) 內的人組成民族國家 (Nation State),和鄰國有固定邊界,與以前封建時期的王國隨時因聯姻而改變疆界不同。民族國家為貿易及工業生産提供了穩定的地理及政治環境,促進資本主義發展。馬克思亦認為民族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的必然現象。民族主義至今仍是一面重要的政治旗幟,因而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 亦不是任何貶義。

正如數百年前在西方興起的民族(nation)概念在當時歐洲是全新的概念一樣,“民族”其實亦是清末前在中國未曾出現的名詞。1903年梁啟超首先提出包含漢滿蒙回苗藏的 ’中華民族’,孫中山推翻滿清封建帝制,建立民國,提倡的“三民主義”便是民族、民權、民生。在此之前,中國有“族” 、“士族”、“貴族”等,卻沒有“民族”概念。中華民族和法蘭西民族概念相似,都是由有相近文化、語言或生活空間的族群(ethnicity)合成同一民族 (nation)。講到底,nationalism 和“民族主義”相比起君主制、貴族制,都是轉為強調“人民”為國家主體,是世界各國近數百年來爭相向下賦權的重要過程。但對中國來說,梁啟超等先賢提倡“民族主義”的目的是挽狂瀾於既倒,在國難當頭之際,挽救濒臨半殖民化的中國人民和中華文化,與西方提出 nationalism 目的為資本主資發展掃清障礙截然不同。

另一方面,探究“種族主義”的最初,由於在十七世紀資本主義興起前,“不同人應享平等基本權利,但享受物質的權利以其控制的金錢所決定”的觀念尚未流行,所以當時西方根本無需發展出種族歧視的理論,來合理化他們對黑人及被殖民者的非人和無償勞役。但後來殖民及黑奴大大推動資本主義發展,種族歧視理論便應運而生。所以系統化、官方的種族主義論述是近三百年才在西方出現。

追溯西方歷史,殖民主義以前的西方也有點像中國般,“族”主要由祖先、文化、宗教、聚居地、生活模式及經濟活動類近的人組成。中國的“蠻夷戎狄”是代表以各種不同於農耕的方式謀生,居於中土邊垂,東南西北的族群,沒有甚麼人種的概念。然而, 和西方不同, 縱使在十八世紀前文明遠高於其它國家,亦有“鄭和下西洋”的航海創舉,遠至中東及非洲,但中國從未把印度人、非洲人等外表與中國人不同的人種一船一船地運回中國作奴隸。明朝的官方甚至是禁奴的!

像殖民及黑奴買賣一樣,種族主義理論是西方某些國家的專利,可說是在一些白人腦中潛藏著的思想。或因此,他們才會錯誤以為“中華民族”意即“中華種族”! 事實上,漢族 (Han ethnicity) 是文化,而非種族(race)概念!否則,不會有所謂漢化胡人、漢化歐洲人(如著名傳教士利瑪竇、湯若望等人)之說!

和西方不同, 中國每三、四百年便改朝換代,而且許多皇帝都是農民革命起家,根本無法建立起一套像西方般的貴族血統概念,所以,中國人未有如歐洲人般以膚色、血統、人種等方法把人分等級。這並不代表傳統中國沒有歧視,中國人傳統的視是主要根據職業(如歧視演藝者、商人),文化水平(如化外之地),是否讀書人(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等標準來進行的。

毛澤東的掃盲、普及教育和一些令不少人受損害的政策剎停了這些自儒家成為主流思想後,延續千多年的歧視。

許多人同樣未有注意,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序言開宗明義説明中國是“…多民族國家…要反對大民族主義,主要是大漢族主義,也要反對地方民族主義。國家盡一切努力,促進全國各民族的共同繁榮。”

金融時報的專欄作者Jamil 以偏概全,以一些香港中國藉人士子女,縱使剛來香港,亦可獲永久居民身份,但一些長居香港的印度人或白人即使在港繁衍數代,其在外地所生子女卻仍不獲永久性居民身份,就貿貿然指中華民族是以血緣定義的種族概念。Jamil 似乎未有了解,中國國藉法從沒有提及種族血統概念,而清楚説明中國是“多民族國家,各民族的人都有中國藉,中國不承認雙重國藉,中國公民定居在外,取得外國國藉,便自動喪失中國國藉。中國公民在外所生子女,如出生時有外國國藉,便不可獲中國藉。”之所以出現Jamil 談及的情况,完全是因為1996年人大常委會對中國國藉法在香港實施的解釋中,特殊地引用了“香港中國同胞”及“中國血統”概念,给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同胞中國國藉。相對於十三億中國人民,這約一百萬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同胞獲得優待完全是特例。在港居住印度人及白種人在外所生子女未能獲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應因其父母因不願放棄外國護照而無法取得中國國藉。

中央政府對港人的寬大,卻令這位長居中國的金融時報編輯對中國有這樣的誤解,不知各位讀者有何感想?

和存在於一些人腦中的偏見不同,中國,中華文化的包容度其實異常宏大。像中國高鐵和前幾天投入服務的 ‘復興號’ 一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造福的不會只是佔世界20%的華人,而是地球村內各民族,像十四世紀的文藝復興般,帶來的將是世人的豐收!

 

 

Reference:

https://www.ft.com/content/360afba4-55d1-11e7-9fed-c19e2700005f

https://wenku.baidu.com/view/777679ef998fcc22bcd10d5c.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ce_(human_categoriza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ism

http://www.rsdmc.com/lsgs/20161216/1727180.html

https://wenku.baidu.com/view/e105fadf0912a21615792947.html

http://hk.huaxia.com/xw/zdxw/2017/06/5356195.html

https://wenku.baidu.com/view/777679ef998fcc22bcd10d5c.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ace_of_Westphalia

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4/content_62714.htm

http://bbs.tiexue.net/post_3101094_1.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