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與高懸(二)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3.2017

英國法官大起底

去年12月及今年1月,英國發生了報章「法官大起底」的事件。《每日郵報》以頭版發布了英國最高法院十一位法官的個人背景資料,比較敏感的例如「英國司法第一人」首席法官Lord Neuberger成為大律師前,曾經為世界巨富羅富齊家族打工三年。自相矛盾的例如女法官Baroness Hale本身是女權主義者,對婚姻制度長期持批評態度,卻能與丈夫維持25年婚姻。此次起底引發英國社會對司法公正性的質疑,削弱法治的權威,甚至震撼整個普通法世界。

香港司法界也被嚇一跳,維護司法尊嚴似乎成為「頭等大事」。在香港新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時為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譚允芝具體描述「法官大起底」事件的來龍去脈,指事件是對「司法制度的冒犯和攻擊」、「對法官前所未有的攻擊」。同一場合,馬道立和袁國強也表達了對香港法官被輿論攻擊的關注,袁國強大篇幅評論公眾言論是否「越界」。

法官能否勇於回應社會訴求?

不幸的是,香港「七警案」判決觸發比英國「法官大起底」更強烈的震盪,是「法權與警權」的矛盾!上周近四萬人集會,怒吼對「七警案」判決的不滿,其中不少是警察。事後黃媒黃絲更趁機作亂,各種「納粹迫害」言論不斷,撕裂香港!須知「法權與警權」的緊密合作,是一個社會穩定的根本。「七警案」判刑引致司法與警方之間的矛盾,對佔中傷痕仍未修彌的香港,又捅了深深的一刀!這種「法警矛盾」在大陸法系國家是難以想像的,諸如中國或南韓的法庭會主動參與調查取證,與警方往往合作無間。在香港,前線警員反映的意見與普羅市民的民意完全一致,無不表現出對佔中者的痛恨,以及對社會安定的渴求,這完全是社會的聲音!

如何回應社會聲音?作為社會精英階層的法官,在維護司法尊嚴、法治原則的基礎上,是否能效法英國法律先驅丹寧法官(Lord Denning)勇於回應社會訴求,針對時弊,在判案時創新改革(「fill up the gaps and make sense of the enactment」),讓法律及時為民解憂,毋須等待「辱警罪」立法,就考慮警員先被佔領者侮辱的事實,而不是如西蒙斯法官(Viscount Simonds)那樣只懂依例直判,令警察執法之手戴上鐐銬,使百萬市民痛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