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沒面子, 香港沒廁紙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7.5.2017

 

中聯辦的王振民的意思很清楚,如果兩制抗衡甚至損害一國,那就失去存在意義了。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的意思更清楚,兩制若互相對抗,令國家主權或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特區政府無力處理時,也就是國家全面落實對香港管制權的時候。

 

易地而處,無人可以怪國家這樣做。全世界辱罵中國的制度,罵得最厲害的,確確實實就在香港!既然港人不懂得珍惜一國兩制,任由港獨、自決、外國勢力干預,挑戰中國在香港的主權,國家何不將管治權收回,讓香港不再內耗,搞好民生要務,使市民安居樂業。

 

兩制一旦消失,沒有中央的支持,香港的特殊性也將蕩然無存,特區護照、普通法制度、低稅、獨立關稅、資本自由流動、甚至保證東江水、供港蔬果肉類等生活基本所需穩定供應都可能不復存在,嚴重衝擊香港社會經濟安定。到時任何謠言都會讓市民如驚弓之鳥,到超市搶購物資,分分鐘廁紙都會被搶購一空!國家沒面子,香港沒廁紙!

 

明眼人都看得出,香港的問題是殖民政府遺留下來的。港人的城市及精神空間都很壓迫,這就是深具香港特色的都市病, 所以香港人快樂指數奇怪地低。 英殖而來,香港上層階級不斷自肥,包括透過不合理的城市規劃,把工作機會集中在核心都會區,抬高房地産價格;更利用各種不公平的制度把較佳的教育及醫療資源留给自身階層,或明或暗的歧視把下層從向上流動的階梯排擠出去,這才是年青人不滿的源頭!

 

相對來說,中央就很懂治病,今年四月一號宣布搞個雄安新區,馬上大大拓寬京津冀的發展空間,治好北京擠迫都市病之餘,更分分鐘醫好香港的“自大病”。中央多“自家製”幾個特區,多起爐灶,香港的財團自然會明白搞不好香港,便只有越做越缩,别有用心者少在背後搞搞震,香港輿論自然清淨。

 

香港不少人心裡其實很矛盾,國家規劃包括香港,他們説是“被規劃”,不高興;現在內地的雄安新區國家自己搞,不麻煩香港投資,又不高興。但説到底,香港十幾年來唯一做得起的只有金融地產,炒高成本,市民生活壓力大,媒體為免民怨衝擊香港的上層,就輿論造勢,讓市民把怨憤發洩到內地,針對自由行就是實證。老實說,就算內地雄安新區預香港一份,香港又識搞甚麽?可搞甚麽?

 

今天銜接的港珠澳大橋是香港必須抓緊的良機,皆因香港社會及經濟發展面臨最大的困難是承戴量嚴重不足,核心問题便是不可能在十多年間解决的土地短缺。而區內對手星加坡可在過去十年勞動人口劇增40%,可見其承載量驚人!

 

港珠澳大橋會大大幫助香港拓寬發展空間!年底正式通車後香港到珠海不用一小時,香港不少企業都可在珠海設立分公司,既是後勤基地,亦是銷售市場。為善用良機,香港應多規劃新界西的商業用地,把商業區盡快往西面擴展!現階段應爭取搞好港深24小時通關,降低港深兩地交通費,這都是真正阻礙香港加入大灣區的因素。

 

一路貫東西,通關是大事!大灣區確實是不錯的概念,但現實是,深港間只是一溪之隔,也有巨大 “無形高牆”!為何深港之間24小時通關的只有一個皇崗口岸,而且是 “兩地兩檢” 中,最不方便的一個?為何港鐵往落馬洲尾班車每晚21:41便離開九龍塘站?為何上水到羅湖或落馬洲,一個站便相差二十多元車費?説穿了都是香港地産商,甚至包括港鐵,要將港人困在高樓價的香港,做其房奴!

 

“一國兩制”有效實施在於真真切切地“保港”,不是某些人強調的那種“保”港資大財團,而是保障市民的福祉,為香港的年青人做好長遠的規劃,讓他們看得到光明的前路;“一國兩制”有效實施也在於明白“有國才有港”,打破少數人霸佔社會利益的局面,團結真正以香港為最終依歸,同坐一條船的大部分港人,一起為港奮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