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啟德體育園外包私營!

香港要發展令市民有更强體質,更有朝氣的平民體育,而非少数有閒階级才能負担的高消費體育,更非麻醉大眾,令香港更沉淪的賭博!

Posted by Ng DH on 2017年6月11日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15.6.2017

最近立法會有關撥款興建啟德體育園的辯論,集中於應否為參予投標者提供不多於六千萬元補助,以資助入標財團提交承辦啟德體育園的建議書。但似乎甚少議員質疑,到底應否將政府興建的啟德體育園交給私人財團營運20年?

說到底,是否提供資助,影響的只是較小型的財團會否入標,但更關鍵、更具原則性的問題卻是,“應否由政府出資300多億興建,然後交由私人財團營運?”事實上,由政府獨力營運,預算未來20年營運費用亦只是90億。即是说,政府未来 20年的净開支最多亦只是   300多億 (興建費) 和400億(興建費+20年營運費- 收入) 的差異。但一旦政府放棄營運,由牟利為先的私人財團管理場地,香港市民卻要因而要面對體育場地收費高昂,過多場地劃作表演或大型賽事用途,只有小量場地可作運動員訓練或普羅市民體育運動之用。

全港首屈一指,佔地非常廣闊,面積達到約28公頃的啟德體育園,設施多元化,包括一個可容納約50, 000名觀眾的多用途主場館、一個可容納約5 000名觀眾的公眾運動場、一個包括可容納10 ,000座位多用途主場和一個可容納500個座位副場的室內體育館。另附設總樓面面積約60 ,000平方米的零售及餐飲設施、備有40條球道的保齡球場、總樓面面積約2 ,500平方米的運動健康中心,及超過8公頃的公眾休憩空間。建築物的建築樓面面積約為390 ,000平方米。

啟德機場是港人共同的財富,機場重建後的啟德體育園同樣必須造福港人!政府把啟德體育園外包私營的理據是康文署不善於推廣及營銷體育設施,但這難以解釋為何不只將其中一個舉辦大賽事的50,000座位的球場交给私人營運,而保留其它設施由康文署管 理,以確保合理收費和有足夠場地供訓練本港運動員之用。單解决推廣及營销的問題,為何不利用五至十年的合约,或像業主與地產代理、物業管理等的訂立利潤分成合约,鼓勵具營销能力的企業進行推廣?
政府常説推動體育發展三大目標為 “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把啟 德體育園交给有國際赛事經驗的外國企業營運,對盛事化應有一定幫助,但很可能因多主辦大型足球賽事而助長本地賭風。必須留意, 大型球赛容易誘發騷亂,注重商業利益的外資對香港社會公共秩序和安全的關注肯定不如特區政府!

場地收費偏貴妨礙培育本地運動員,對方便市民做運動更肯定是有百害而無一利。香港面臨人口老化,勞動力萎縮,但土地供應緊張的巨大困境。政府政策應著眼於透過體育運動提高整體人口生理及心理質素,以減輕醫療壓力,提升生產效率。因此推廣體育運動的普及化肯定比盛事化更重要。如何善用市區十分有限的土地資源,把港人共同擁有的“啟德”用諸於民,增加市民親身參予,而非只是觀賞體育比賽,或甚至如賽馬賭波般博彩為實,是政府必須清楚的目標。

根據衛生署資料顯示,市民參予體育運動比率近年確有提升,但仍有約近半市民一週未有做起碼一次至少10分鐘的中等強度體能活動。而約38%市民體重超標,明顯比日本及韓國等亞洲國家的超標率低於30%高。近年投考警察的體能測試標準更比80年代下降。這都在在反映“體育普及化”遠遠未達應有目標。然而, 康文署2012年後便沒有再進行“社區體質測試計劃調查”,以了解市民的體質狀況,是否反映政府主事者不大關心?  但鐵一樣的数字顯示, 過去十五年香港市民往醫管局精神科求診数字急升60%,明顯反映港人心理及生理素質的巨大危機!

足球盛事頻繁的 一些歐洲國家,其國民每週參予體育運動多於一次比率都偏低,荷蘭、西班牙及意大利只有低於 40%,英國50%,反觀參予率最高的芬蘭、丹麥及德國超過70%。這證明“體育盛事化”根本與推動市民參予體育鍛練無關。職業體育比賽極多的 美國就最多人痴肥!

香港正面臨外圍劇烈挑戰,提升人口質素至為重要,政府及政客們真要認清目標,分清優次! 香港要發展令市民有更強體質、更有朝氣的平民體育,而非少數“有閒階級”才能負擔的高消費體育,更非麻醉大眾,令香港更沉淪的賭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