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差餉,救香港!

城市論壇 16.4.2017差餉分等級,人均居住面積超過300尺,就收高差餉,能者多付。空置單位收取懲罰性差餉,杜絕炒家hold空置物業。

Posted by Ng DH on 2017年4月16日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5.4.2017

大家有否留意,現在香港外型較突出的私人建築,大部份都是八十年代興建。例如滙豐銀行大廈,中銀大廈,太古廣場,力寶中心(那時的名字是奔達中心Bond Centre)等。反而後來興建的商業大廈大都只是方方正正,缺乏前衛風格,不再是能代表建築物落成年代的’Icon’, 和倫敦,新加坡,北京,上海等地近二十年的建築都相差甚遠。這多少反映相比起前途不明朗的八十年代,回歸後這二十年香港的统治精英反而缺乏前瞻性的視野。起碼,在私營範圍如是。

八十年代奔達中心推出的招租廣告中標榜其建築師Paul Rudolph 的一句話,’建築塑造人’,筆者一直深受此話啟發。畢竟,人就是環境的産物,我們討論一切羣體的行為模式,不能不先了解他們身處的環境。而環境是廣義的,不只是地理空間,亦包括法律、經濟秩序等。

八十年代前香港的工業發展很蓬勃,現在許多人似乎忘記,或完全不知道,那時的實質利得稅率很低,因香港沒有嚴格的發票制度,逃避利得稅其實很普遍,但依物業租值徵收的差餉卻逃無可逃,而 1931年至1975年大部份時間差餉率很高,都是17%,1976年更達18%。

1976年,亦即太古城的第一幢大廈洞庭閣入伙前一年,差餉率便大幅下調至11.5%,隨後一直下調至1984年的5.5%。其後在4.5%至7.5%間浮動。1999年至今均為5%,十八年未變。

香港在70年代,因麥理浩發展地鐵,公屋等及大量建設,政府負債甚高,當時的大减差餉,對庫房收入影響不少。所以這数十年未見的重大改變,必然深具策略意義。

 

太古船塢改建為大型中產屋苑太古城,標誌著香港從輕工業轉移至房地產金融經濟。隨後發展許多摟宇圖則類似的大型私人屋苑,同一屋邨內只有數種大小面積供選擇,按揭轉手較簡單,住宅便都變為標準化的商品。差餉大幅降低,加上中國開放改革促使工業北移,本地資金自然從工業轉投房地産,香港亦變身為亞洲的金融商貿中心。

這説明,因稅制決定投資者的行為,適時配合外部環境轉變的稅制,對經濟成功轉型十分重要。可是, 香港過去三十多年稅制卻近乎毫無改變,能令人記得起的就是取消遺産稅和提高印花税。世界其它社會,包括英美等成熟經濟體,其實每約十多年便會有重大的稅制改革。香港的僵化稅制,自然産生僵化體制,令香港越來越無法適應環境變化,重新定位。經濟多元化、發展高科技產業、再工業化自然都不可能有甚麼成果。

大增非自住物業差餉,或每位港人人均居住面積三百呎以下便交纳較低差餉,除有助更合理分配房屋資源,亦可令資金從房地產投機轉移至其它產業,令香港從回較均衡的發展。

 

這裡值得一提,阻礙香港進行必須改革的,其實不只地産財團,還有官僚。筆者最近翻查資料發現,差餉物業估價處網頁中有一本2013年10月出版,由當時的差餉物業估價署署長撰寫 ‘香 港 差 餉 稅 制 – 評 估 、 徵 收 及 管 理Property Rates in Hong Kong’一書,指香港不應實施多國均有推行的差餉分級制 (Differential Rating),對非自住物業徵收較高差餉,説劃一差餉費率較簡單公平……(page 25 -26, http://www.rvd.gov.hk/doc/tc/property_rates.pdf)

 

但參閱行政長官2013年發表上任一週年的施政滙報和同年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到’遏止樓價上升趨勢’ 和’..讓市民按自己的負擔能力和條件,選擇安居之所,並鼓勵自置居所’ 。一位署長在部門公開出版的刊物內發表反對差餉分級制的言論,便影響了政策工具的選擇,令人懷疑有違公務員政治中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