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厠所?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25.9.2017

潮流興共享,甚麼共享單車,uber, airbnb 等。最近特區政府提出由社聯管理的 ‘共住單位’,為捱貴租,飽受劏房之苦,但又等不到公屋的提供較低廉的居所。

這本是不錯的提議,可善用一些空置的房屋。對一些依賴收租養老的舊樓小業主來說,把樓宇租給NGO, 由NGO 轉租給合資挌的租客,收租有保障,亦乾手淨腳。不失為搞活市場的方法。但社聯不打算改變本來的樓宇間隔,連廁所也要共享,這真是美中不足。聞說租戶將是在公屋輪候冊中已等候一段時間,但仍未獲編配房屋者,那麼,應是有工作收入,要上班的。以現在香港人生活忙碌,工作時間長,晚睡早起,怎能避免早上爭用廁所而引起紛爭? 假如獨立洗手間不是近乎必需,劏房又怎會都連洗手間?

這些相信官員們不是不清楚,而大概是怕給一些說人成 ‘與民爭利’。這反映特區政府多年來給人批評的 ‘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其實,對香港整體來說長遠發展怎樣做才是最有利,是十分清楚的,但過去多年因為既得利益的龐大阻力,政府很難下決定,決定了,亦不容易執行。機會就這樣一個一個流失….

這裏要說句大家不大喜歡聽,政客一定不會說的實話。近十多年来,妨礙香港健康發展的既得利益,其實不單只千夫所指的大財團,大地産商,還包括許多的業主。香港經濟發展單一地傾斜金融房地産業,其它行業承受高昂成本,但利潤微薄,導致很難多元化及高技術化,發展越來越滯後,年青人向上流動困難,社會矛盾越趨激烈。這是没甚麽人夠膽否認的。但又有多少人敢提倡改革稅制,如加徵差餉及資産增值稅,令資金離開火紅的樓市,轉投至實業和科技? 開徵物業空置稅亦可考慮,但要實行,證明物業空置便涉及不少行政成本及私隱問题。

大家不可不知,70年代中前香港差餉率都很高,1976年香港差餉率即高達18%, 但港英為了發展香港的房地產及金融業,便在1977年大幅下調差餉率至11%,1984年更只有5.5%。不要忘記, 70年代由於麥理浩大力發展房屋,地鐵等,政府負債其實頗重,願意下調差餉,必然和鼓勵房地產發展及去工業化經濟策略有関。但1984年後香港差餉率便沒甚麼大變,2008年後極低利率環境下,持有物業及土地成本甚低,一方面鼓勵土地及房屋空置,另一方面更多資金投資己建成物業,做成更大房屋開發的政治阻力。這種三十多年不改的稅制已成香港發展最大的絆腳石,但要改,又有多少人可忍痛支持?

曾在香港發家致富,因香港繁榮而得享今日安樂生活的,忍心香港就這樣越走越窄,不能自拔 ?  二十年後,香港人口急劇老化,生產力收缩,在没有新興産業帶動下,經濟及社會走下坡,一大班老人無所依靠,曾輝煌的香港就此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你安心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