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八,天災 & 人禍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18.6.2017

“618 ”其實代表香港的兩次災劫。

1972年的6月18日,香港發生“618雨災”,因山泥傾瀉,半山區寶珊道旭龢大廈整幢倒塌, 觀塘翠屏道木屋區大量居民被山泥活埋,兩慘劇共造成156人喪生。這場天災發生後,香港成立“土力工程處”,加強斜坡管理,並把木屋區居民搬入大廈,從此便少有聽聞引致重大傷亡的風災、雨災。

2015年6月18日,香港發生“618議災”,因泛民不接受令特首選舉在直選路上行前一大步,及立法會因而可全面直選的政改方案,再加上建制派突發“甩轆鬧劇”,香港民主化進程原地踏步,後来社會矛盾激化,旺角暴亂。再因過渡後社會一直輕視國民教育,部份傳媒刻意醜化國內同胞,年青人普遍國民身份認同薄弱,最終港獨抬頭,先有梁游宣誓醜劇,發展至今天部份年青立法會議員連線台獨。這是人禍。

似乎天災離香港漸遠,但人禍卻步步走近。

人類近代歷史確是對抗天災比對抗人禍容易。單單二十世紀死於各戰爭的就達九千萬人,死於吸煙的達七千萬,遠高於死於風災、水災及地震等自然災害的約六百萬人。踏入二十一世紀, 美國介入的伊拉克和敘利亞戰爭至今已導致近百萬人死亡,過千萬人流離失所。香港作為中國最大對外窗口,外國勢力聚焦之地,自然吸引不少見利忘義之徒加入政圈。他們口口聲聲民主自由,把國內一些個別問題無限放大,卻對美國暴行視而不見,有些甚至收其資助,成其鷹犬。泛民打著民主旗號,實質要獨吞民主政治大餅,排除其它競爭者。否則怎會對能增加民選議員席位,能讓市民直選特首的建議都以不是“真民主、真普選”的藉口而拒絕?如果真的這麼有原則,只接受一步到位,為何花過百萬競選經費亦要爭崩頭加入他們所謂“不民主”,要先宣誓效忠《基本法》才可做議員的議會? 泛民為爭選票,為保席位,根本沒甚麼立場可言! 對去年梁游辱華,今日三位議員串連台獨,不説一聲反對,而且暗裏支持!

然而,議會中更有一些人口中愛國愛港,但眼中只有私利,為的是背後財團利益。否則又怎會與泛民協力,多次拉倒一些香港拖無再拖,但觸及龐大既得利益的改革,例如梁振英一上台便準備推行的政府架構改組? 在港獨問題上,他們其實亦閃閃縮縮,盡量拖得就拖,説甚麼港獨是“偽命題”,不可行;言下之意是否 ‘可行’ 便會贊成? 他們亦從沒有認真提出能化解社會矛盾,為本土激進主義降溫的建議。今日本土自決發展成三位議員串連台獨,正是因為香港上層不少人多年來只顧謀私利,目光短淺,不考慮民生及社會長遠發展,給了別有用心者可乘之機!

因自私、貪心和狂妄,人禍不斷重覆,比天災還厲害。少數人的智慧不一定能為大眾消災解難。相反,部份熱血的大眾被迷惑煽動,而一些自命聰明的自私自利、沉默的大多數又如看戲般任由人禍由小變大。危險斜坡越積越高,又無人願意安裝排水管道卸壓,等待的只是遲早會來的大雨,到時宏偉的大廈一朝崩塌,要挽回就真是“不可行”的“偽命題” 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