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照片, 了解六四

 

不少香港人心中有一根刺,每年到六月都拿出来,説一次。媒體還會给大家一些照片看看,回憶回憶。

上面的照片和這根刺其實有關,但拿出来给大家看,解釋背後故事的卻不多。

照片攝於1989年的5月中,地点是北京人民大會堂,中間的是大家都認識的鄧小平。左邊的是當时蘇共總書記,年輕明友可能不大了解的戈爾巴喬夫,右邊的可能很多人都不認識,是戈爾巴喬夫太太,雷莎。

照片十分特别,中國國家最高領導人與别國最高領導人及其配偶手拖手公開合照,似乎只此一幀。在國際慣例中,也很少見。難得的是,中蘇在六十年代初交惡後近三十年未有領導人互訪後的第一次最高層接觸,就有這麽親切的表現。當时鄧小平還説,中蘇這兩個二,三十年的敵人應  ‘结束過去,開未來’

從照片看出,當時鄧小平十分熱切要和蘇聯化敵為友,縱使彼此當时在柬埔寨問題上有重大矛盾,仍要放下分歧。在這次會面中,更互相承诺從邊界大幅徹軍,談判解决邊界纠纷,導致中蘇最终在1991年達成歷史性的邊界協訂。為何鄧小平在這極之緊張動盪的89年的5月仍堅持在天安門廣場旁的人民大會堂會見戈爾巴喬夫,而且作出重大退讓?這反映當時中國在外交上正面對嚴峻困境!

這裏要说多年未有人提及的 ‘三腳凳關係’。意指自尼克遜1972年訪華,中國和西方聯手抗衡蘇聯後形成的戰略大三角。這其實是中國當時開展改革開放,吸收西方資本和技術的基礎。但踏入八十年代,情勢出現轉变,蘇聯領導階層嚴重老化,以其為首的華沙公约體系開始疲態畢露,面對西方集團經濟及民主制度節節進迫無力招架。戈爾巴喬夫國內提出開放和改革 (Glasnot & Perestroika) ,在國際則嘗試和美國修好。但因蘇聯基本經濟因素並無改善,而石油出口又面對沙地阿拉伯大量增產而推低至每桶4美元的困境,華沙集團面臨瓦解,蘇聯亦终於在91年底從歷史中消失。

由於西方集團再無需中國合作抗蘇,三脚凳戰略再無存在需要,美國便高舉自由,民主這面道德旗幟,帶領西方集團針對他們口中 ‘極權,封閉’ 的中國,意圖改变中國的政權,體制,和發展方向。由於國內一些錯誤,尤其經濟政策錯誤,社會不稳便最终以六四流血收場。

戈爾巴喬夫在1989年5月15至18日訪問中,與當時中國總書記趙紫陽會面,趙向戈透露鄧小平是中國的最高决策者,似乎暗示對最重要政策並不是由他决定,趙後来亦被指為他公開與鄧小平的政策分歧。而中國亦在戈结束访問後的第二天便在北京地區實施戒嚴。這反映鄧小平决意不惜流血解决事件,而親西方的趙亦從此在公眾鏡頭消失。

事實上,根據戴卓爾夫人基金會網站的解密檔案,在胡耀邦八九年四月中去世前,英國的外交人員已預測當年夏天趙紫陽會因面臨保守派對其經濟政策引致重大問題的批評,而知識份子不滿政治改革步伐太慢,導致地位不稳。實際上,戴卓爾夫人的首席中國顧問柯利達爵士在其88年9月的電文己談及趙地位不稳的传言,和當時中國23%通賬率引致日用品搶購潮及銀行擠提。通賬問題其實在李鹏在八八年三月的政府工作報告已重點提出,但直至八九年都無法控制。這和趙急迫推行的一連串經濟向市塲化轉形,包括,’硬闖物價關’,放開計劃經濟下的物價補貼有關。另外,當時推行的國企私营化,和撤消國家對畢業生就業分配做成許多年青人對前途迷網,在自由化思潮泛滥,及部份有特權的官員子女倒賣國家商品及資源獲取巨利下,形成龐大的反對浪潮。 其實,由於中國當时頗高的年青人比例, 15至24歲佔總人口22.2%! 出現 ‘青年膨脹’ 現象。由於很難在短期內大量增加工作崗位或學位,吸纳突增的年青人口,類似情况在歐美就造成60年代的社會動盪和連串反政府浪潮。現在回頭看,中國88至89年的社會不稳,確和當時不合時宜的自由化改革很有關系。

二十八年前兩害取其輕的决定,千夫所指,現在回頭看,若不走那一步,而走另一條路,中國確會变回西方的附傭。

二十八年後的今天,美國放棄道德外衣的包装,赤裸裸的國家利益至上,反映時移勢易,美國忽視發揮人民潜能的金融資本主義走到盡頭,在中國等新興國家挑戰下再無餘力承擔國際責任。美國退出尤關整体人類命運的氣候暖化恊議,中國卻馬上頂上,和歐洲担起這巨大道德責任。

中國能有今日,中國人能有今天,確是因為過去百多年来千千萬萬中國人的犧性和付出,有些是自願,許多是不自願,但都值得我們的思考和惦念。

 

 

伍迪希

4.6.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