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不是法律遊戲!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31.7.2017

一地兩檢不是另一場政治或法律遊戲!

製造噪音的目的往往是掩蓋真相?

數十年前香港工業發展蓬勃,產品遠銷世界各國,香港製造 ‘Made in HK’, 港人引以為傲。這就是香港奮發精神的具體表現。香港人奮發向上的初心沒變,但為何近年香港卻日走下坡,自困愁城? 原因是我們忘了更新,讓無知和偏見佔據社會和內心。

現在香港服務業及高端工業發展遇到的重大瓶頸,便是因為一些人天真地以為限制供應,抬高樓價就是經濟繁榮,致令土地及房屋供應長期短缺。再加上不少港人對大陸的偏見和無知,令香港坐失過去十多年中國高速發展帶來的機遇。不把這些障礙一腳踢開,我們如何奮發,都擺脫不了困局。香港只會倒退為二三流城市。

 

有關一地兩檢,大家值得注意, 廣深港高鐵其實途經大片廣州與深圳間,土地及營運成本比深圳低許多的,如光明及虎門等靠近南沙的新發展區。 一地兩檢設在西九,乘客可一程高鐵,中途無需轉車,大半小時內直達,即日輕鬆往返轉眼成真。由於新發展區土地等成本低,可為香港各行各業發展帶來廣闊的市場和後勤基地。部份跨國企業亦可節省不少高昂的豪宅宿舍租金。可以説,香港無需填海,改動郊野公園,再花十年八年起樓,便馬上獲得企業發展急需的土地、人力及顧客。而香港人亦因而有更大的發展舞台,産業多元化和再工業化亦不再是紙上談兵。一國兩制下香港實行和內地不同的海關、稅務及金融政策,不少外國及中國企業會被吸引來港設點,以善用本港具備而深圳缺乏的優勢。

把位於深港邊境的檢查站搬到市中心的西九,帶來的就是海闊天空!有志創一番事業的香港人不用再被困死,當地産寡頭的奴隸!香港都會核心直接接通廣東新開發區,猶如為要再次騰飛的香港插上一雙翅膀!

但這無可避免影響本地豪宅租務, 香港能直接快速連接廣東低成本地區,對深圳亦可能構成壓力。這些會否其實是反對一地兩檢的最大背後力量?

一些人質疑一地兩檢是否符合基本法,其實並不理解香港特別行政區具體包括哪些地域,是由人大常委決定及國務院規定,基本法未有訂明地理坐標。美國紐約州,維珍尼亞州憲法,甚至德國憲法(名稱亦為Basic Law)均以長達兩萬多至五萬多字,詳細説明各政策方針,但亦未有提及各政府管轄區的具體地理位置或坐標。而直屬美國聯邦政府的首都華盛頓,即哥倫比亞特區 (Washington D.C.),就曾於1846年由國會決定把近30%土地交回維珍尼亞州管理。以上説明一國,以至某一地方行政區的管轄地域,是完全根據該國政府依實際合理需要而具體決定。

實際上,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時,地理坐標上不屬以前港英殖民地管轄的深圳河套區,便是依據國務院令劃歸香港。後來的深圳灣口岸亦是依據人大常委及國務院的決定由香港管轄。假如法律上真的站不住腳,為何多年未有人提出質疑?

無論如何, 一地兩檢不應是另一場政治或法律遊戲,成敗悠關香港,香港人能否再一次發熱發光! 要永續獅子山下的香港精神,就要前進,就要更新,就要拋棄偏見。 不要再讓無知和頑固令香港沉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