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座冰山,N個一角

城市論壇 03/12/2017 體壇性侵零容忍 預防機制齊探問…有些人認為,在游泳及賽跑等項目,運動員不大需要賣教練賬,因表現優異的運動員自然會等到提拔。但這未有考慮,在運動員成為頂尖前都必先經過有計劃,系統性的訓練,過程要投入大量資源。若教練或體育會不對某運動員栽培,除小部份的天資超高的運動員外,出頭的機會不高。

Posted by Ng DH on 2017年12月3日

published in HKGpao.com 9.12.2017

最近 ‘Me Too’ 事件帶出令人關注的性騷擾或甚至性侵問題,不少人認為被揭發的只是冰山一角。似乎類似問題不只在體育界,演藝界,還在不同界別常常發生,只是受害者一直未有投訴。而受害者和加害者往往認識,或甚至在日常生活或工作上有緊密接觸。

一些人認為因受害者是未成年人,不懂保護自己,不大理解甚麼是性侵,所以沒有投訴。但筆者不禁要問,若一位十四,五歲的青少年被陌生人,或只偶然接觸的人,如大廈或屋邨的工作人員性侵,那位青少年真會默不作聲?

很明顯,由於現代的年青人自小已從傳媒等接收大量資訊,對甚麼是不對的行為,例如偷竊便很清楚,對性侵犯亦應有一定理解,相信甚至曾和朋友討論。對甚麼是超越社會道德的行為,青少年其實一定知道,他們不投訴,甚至一直啞忍,肯定是因為一些深層原因。

說穿了,這些是某些人利用和受害人的關係,或工作中的地位,對受害人施加的濫權或甚至凟職行為。而受害人因害怕公開事件後被報復,或因破壞了和加害者及其它在該圈子有力人士的關係,影響前途,所以啞忍。

設想你是一位年青運動員,在所熱愛的項目己投入了一段時間訓練,教練不容易轉換,若現有教練或隊醫等行為過份 ,但作出投訴可能需要當面對質,能成功換教練後又不知道會不會’天下烏鴉一樣黑’,或甚至因而被排擠 ,失去出頭機會。你的扶擇可能十分困難。

本質上,這些都是涉及性騷擾,甚至性犯罪的以權謀私。廣義上,是一種在我們這以廉潔引以自豪的社會一直存在的隱閉式貪腐。

有些人認為,在游泳及賽跑等項目運動員不需要賣教練賬,因表現優異的運動員自然會得到提拔。但這未有考慮,除小部份天資超高的運動員外,在運動員成為頂尖前都必先經過有計劃,系統性的訓練,過程要投入大量資源。若教練或體育會不對某運動員栽培,那年青人出頭的機會不高。

關鍵問題是,香港到底是如何選拔有潛質年青運動員進行培訓?有否公平的比賽機會,科學的考核機制,嚴格評訂運動員水平和教練訓練成果,以確保有潛質,能刻苦接受訓練的年青人獲得機會,表現甚至操守欠佳的教練離開?如何讓不同的體育會和隊伍,有更劇烈,更公平競爭的機會,好讓運動員能輕易脫離能力或甚至操守欠佳的教練,投向真正專心事業,一心一意為香港爭光的教練和體育會?而香港代表隊亦因而會有更多優秀運動員。

如能改革體制,令受害運動員勇於揭露,不會因說出問題而影響發展,真正以能力和表現分配機會,不出三年,香港體育界必定上一台階。

‘冰山一角’ 四字反映問題的普遍而穩閉,這些廣泛的隱性貪腐,以權謀私令人才難以發揮,不斷侵蝕香港的根基和枝葉,令人無法專心志業。這次事件其實只是冰山‘羣’中的一角,香港要對付的不只是這些在體育界存在的問題,甚至不只職場上的性侵,性騷擾 ,而是更大範圍,在不同行業都有的腐敗,濫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