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望聞問切

城市論壇 17.12.2017 – 議事規則修改後, 策略重整再籌謀
好規則會讓人才有好發揮,但若議員根本無心無力,最需要的其實是换人!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8559883135/videos/1747078402254139/

published in HKGpao.com 23.12.2017

中醫診症治病有所謂 ‘望聞問切’, 望,指觀氣色;聞,指聽聲息;問;指詢問症狀;切;指摸脈象。若以病人來比喻香港,由市民選出的立法會議員也可算是大夫吧!但多年來的民調都顯示市民普遍不滿意這班’大夫’。筆者最近發現,議員們根本沒有做好’望聞問切’!

要了解議員真正做些甚麼,做得如何,其實不要太關注新聞報導中的立法會大會,因為鏡頭中議員其實都是在做騷,目的不外乎是爭取眼球,而且都是些cheap得很的宣傳。

其實,立法會数十個不同的政策和法案委員會提供了很多機會和時間給議員面對面質詢官員,是議員們為政策真正各抒己見的絕佳機會。但偏偏尊貴的議員們很少出席,從立法會網站播放的會議錄像所見,一般只有少於十人出席,有時更是小貓三兩隻,大多都是非建制派,建制派的委員多數失蹤。媒體亦很少報導,可能因為這樣,議員及官員常常準備不足,鬧出笑話,盡顯低劣。沒有做好‘望聞問切’,難怪把理想常掛嘴邊的議員為香港斷不了症,下不了藥。

筆者最近從立法會網站看了五次委員會會議錄像,便發現些下述的“低端演出”,可笑又可悲。

唔識望

1.12.2017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討論政府申請撥款120億設立基金給各大學興建一萬三千多個學生宿位。會議一開始,某建制派議員即質詢局長,為何政府提交有關申請撥款的文件沒有說明申請金額,委員會主席亦問局長到底申請多少撥款。局長回覆説一百二十億是特首在施政報告提出的數字,文件未有提及是不對,並就此致歉。

 

其後議員陸續發言,大都表示這次若批准一次過向基金注入一百二十億,以後有關這些大學宿位的撥款申請便無需再經立法會,削弱立會監察功能云云。直至約大半小時後,局長在回應邵家臻的提問時才說剛才未有留意,文件第十七段已提及申請撥款一百二十億!之前完全沒有議員指出這錯誤,似乎根本無人認真看文件!而這次討論興建大學宿位只有兩份文件,一份共5頁是立法會提供,另一份共7頁由政府提供。有關120億撥款的只有共12頁文件亦無人仔細看! 議員關心的只是‘爭權’!

不懂聞

議員縱使出席會議,亦常常沒有坐足全場,根本無法聽清楚官員說甚麼,提不出有深度的問題。如13.12.2017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審議撥款八千多萬為建造十一號幹線作可行性研究。議員質問為何政府2002年能提出十一號幹線前身的十號幹線的估算造價為220億,現在卻無法提出十一號幹線的估算造價。官員辯稱可行性研究的其中目的之一便是確定走線,估算造價,然後又說2002年提出估算造價220億時已完成可行性研究。朱凱廸提問時說自己因開會時‘出出入入’,未有完整聽官員所說。其實,只要他坐定定聽,在立法會網站搜尋一下‘十號幹線220億’,便知道1998年立法會文件顯示政府早已提出220億造價,之前根本未做可行性研究,馬上可篤爆官員! 但泛民議員在會上只懂重覆一兩個觀點,務求反對十一號幹線,因這可能意味著東大嶼填海(為何連填海都反對?是否維護地產商霸權?大家想想),未有仔細聽,再到網上找,給官員蒙混過關!

沒有問

上面提到的政府申請百二億撥款,津貼大學最多75%建築費,建一萬三千大學生宿位,以一般大學宿舍為兩人房計,一房兩宿位,即約六千五百間宿舍的建築費起碼一百六十億。一間兩人宿舍便要兩百多萬! 以城大兩人學生宿舍建築面積約二百尺計,每平方尺建築費便達一萬元!是2016年香港住宅平均建築費的4倍!這次政府申請每宿位撥款90萬,但2001年城大建523個宿位時,政府亦只不過每宿位申請撥款20萬,現在卻大增4.5倍!更令人驚訝的是,出席的十多位建制及非建制派議員竟無一就此提出質疑。有問到建築費偏高的邵家臻,卻搞不清楚宿位及宿舍的分別,問為何一間公屋建築費平均87萬,而現在大學生‘宿舍’ 平均 一間要117萬,但實際上,是每‘宿位’ 117萬,即一間兩人宿舍建築費要234萬!這麼離譜的事,竟完全無議員過問!

不知切

中醫的’切’,就是 ‘把脈’。立法會議員掌握不了香港脈搏,相信不用多說了。他們許多已成為另一堆只懂霸位,不會辦事的官僚。建制派議員普遍很少出席委員會會議,出席時也常常如啞巴般不發言,不懂質問官員。一星期才開一兩天的大會也無法坐定定,令反對派成功破壞會議。根本議員要看很多文件,才可了解政策,若盡議員本份,他們完全可在泛民講廢話時善用時間坐定定,看文件。很明顯是因為一些人不這樣做,才會流會。非建制派有數人則較多出席委員會會議,但會議發言水平亦只算一般,常只在一兩點上反覆質問,很少根據會議文件提出各種深層的問題。

的確,‘垃圾會’議員在 ‘望聞問切’ 上不是無心,便是無力。大部份都是對不起市民和香港的‘垃圾’!

23.12.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