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不去,低端不走

Published in HKGpao.com,  Blog, 17.12.2017

筆者數月前曾在HKG報告訴大家美國的“瞓監人士”,即囚犯數目佔成年人口1%,比香港及一般歐州國家高9倍!  犯罪率和貧窮有一定關係,大家知否美國最富有的三藩市,以前叫舊金山,現在仍是‘金山’,是科網公司集中地,有多少瞓街的無家可歸人士?剛巧也約為成年人口的1%!香港無家可歸者約1,600人,即只佔成年人口的0.03%!  這麼說來,美國社會到底有些甚麼值得香港學習?

根據《金融時報》1.12.2017報導,美國三藩市人口九十萬,約七千人無家可歸,大部份真的是瞓街,因為那裏很少給無家可歸者入住的設施,許多露宿者就棲身在街邊帳篷。但並非香港佔中者住的那麼整齊美觀,而是衛生欠佳,屎尿隨地疴,而去年便有一萬五千宗隨街大便記錄。大概是因公厠不足?

據分析,三藩市露宿者三分一精神有問題,大部份都曾在當地居住,其中許多是黑人。由於三藩市面積不大,只有124平方公里,即香港的九分之一,地方集中,所以露宿者特別顯眼,科網巨頭 Twitter總部附近便有不少人瞓街。

似乎三藩市這些瞓街的’低端人口’引起不少 ‘高端人士’不滿。當地另一家科網巨頭 commando.io負責人最近便說不應在三藩市隨街見到這些瞓街者。這大概是美國高端人口出到口要求清理低端人口的表表者。

三藩市這麼富貴,為甚麼這數千人瞓街的現象維持了三,四十年?其實答案和香港一樣,屋價高,租金貴,但缺乏香港有的低租金公屋。三藩市政府不是沒有想過興建,只是又和香港一樣,遇到居民反對,不想一些’低端人口’住在附近。其實在世界不同地方都有些類似的高端 ‘世界公民’, 或自命中高端的 ‘地區人士’想要和低端人士隔離。他們有些是收入高端,人格低端;有些則是知識高端,思想低端!

北京通州區最近出現、令人心酸的,被一些人稱為驅趕 ‘低端人口’ 事件,和上述情況不大相同。被驅趕的都並非無家可歸者,大部份都是到北京工作的外地人。原來中國現在共有約二億六 千萬,即約佔人口20%,從鄉下到城市打工的外來人口。他們大都從事基層工作,為了省錢,擠在所謂“城中村”,即城市內屬於村委管理,本來是農村,現在蓋了許多外觀一般,著重實用的樓房。由於太多人集中居住,衛生安全等都構成一定問題。許多人都不理解為何中國大城市的服務業價格這麼低宜,其實都是歸功於這些來自農村,願意承受低工資,住在惡劣居住環境的農民工!

數年前人口已達兩千多萬的北京需要減慢外來人口增幅,所以便開始出現不少政策,例如本年中大興區某村便對外來人每月收費一千,以填補因管理社區等增加的開支,並令外來人口減少。近數週更因大興區火災死十九人,令地方政府採取過於激烈的措施清拆違章建築。其實,依據筆者近年在深圳居住的經歷,一旦發生有人死亡的災害,地方官員便會十分緊張,深怕上級責難,巡查便會很嚴。但因為國內地方政府的執法水準不高,任用的城管人員態度欠佳,手法粗暴,確給人很差的形象。筆者去年在上海市中心亦見過一些惡形惡相,像流氓一樣的城管人員。

美國以致世界不少地方的經驗顯示,城市大不一定是好事,很容易出現各種城市病和社會問題,成為罪惡溫床,南美國家就是例子。城鄉兩極化對中國長遠更是大患,實應限制大城市發展。 中國近年投入頗多資源建設高鐵及高速公路,許多以前偏遠的農村地方都半天內便可到達,現在是時候鼓勵人民遷移到中小城鎮,令國家發展更平衡。

但香港在開發天水圍及新界的錯誤值得警惕。由於建設天水圍及新界沒有同時提供大量工商業用地,政府只懂把人搬到這些遠離市區的地方居住,完全沒有考慮提供就近工作機會,令居民要付高昂車資長途到市區上班,婦女很少半天工作機會,難以兼顧家庭,所以前幾年便産生不少問題。北京的農民工其實許多都是河北省到那裏打工的,若河北省有充足就業,不見得會有許多人離鄉別井,湧進又貴又擠迫的大城市。歸根結底,如何鼓勵企業到大城市外設分部,甚至搬遷總部到中小城市,為該地居民提供工作機會才是關鍵。

不應 ‘驅趕’ 低端人口回鄉,  而應  ‘驅使’  高端人口遷移到中小城市。在這方面,中國政府應比香港及美國更有心有力!

 

9.12.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