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减税玄機

Published in HKGpao.com, 伍昭冰 Blog 10.12.2017

最近美國把企業利得稅率從35%降至20%,到底是禍是福?1981年列根大幅減稅後,美國擺脫70年代高通賬,低增長的困局,進入其後20多年的繁榮期,這次減稅會否一樣從振美國經濟,帶來另一次繁榮?

假若低稅便必定令人更積極工作,創造繁榮,帶來人民更美好的生活,為何香港過去十多年的表現會這樣?為何美國現在才減稅?為何一直超高稅的北歐卻科技先進,經濟表現甚佳,人民快樂指數領先全球?

很明顯,由於企業所得稅是企業有盈利才需支付的成本,所以稅率高低並非影響企業是否增加投資的主要因素。企業是否擴大生產,主要還是取决於市場前景是否樂觀。削減企業所得稅,而不減免物業稅或資產增值稅,確會鼓勵更多投資到實體經濟,而美國現在提出的減稅建議很可能取消實行多年的物業稅減免,更進一步會令資金從金融房地產轉到實體經濟。

為何美國現在要進行三十多年來最重大的稅制改革?其實,重大的長遠經濟政策轉向,都和人口結構有關,原因是人口結構是一切長遠因素中,最確知的變量。

美國1981年及2014年的人口金字塔。請留意,兩幅圖中顯示人口最多的年齡層都剛巧是20至24歲。列根在1981年減稅時美國有大量要投入社會工作的年輕人,這次特朗普減稅時亦同樣是年輕人就業高峯(因現在年輕人讀大學比40年前普遍,所以投入勞動市場的平均年齡應比1981年高2至3歲)。但現在和1981年重大不同之處在於,80年代美國很少中老年人,現在50至64歲的很多,無論金融市場或社會福利都支持不了太多人只吃不做,所以不可能讓大量人像以前般輕鬆退休。必須鼓勵繼續工作,或退休後再投入工作。

因而,美國要大幅減稅,鼓勵私人投資,藉以創造就業,這就是81年減稅和這次減稅相同的背後原因。但80年代美國是撫養比率下降,又有大量高新企業崛起,所以減稅能創造繁榮。但現在撫養比率上升,企業創新勢頭沒有當年般強勁。美國近十年生產力增長停滯不前,減稅能否帶來繁榮實為未知,但卻肯定會令國債急增,保守估計為增加至少五千億美元。相信特朗普選擇這時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亦是為了爭取猶太金融家支持美債。而美國操控著美元,可隨意發行美債,美國會把壓力輸出到其它國家。這亦是美國想打仗的原因,令國際動盪,好讓美元成資金避難所。

甚麼自由經濟主義只是幌子,人口結構往往是長遠經濟政策的背後真正原因。

有些人擔心減稅會令生產回流美國,影響中國。但其實中國現在大量出口美國,主因是工資相差大遠,減稅根本不足以拉近差異。縱使因美國實體經濟改善,産能增大許多,真的有本錢發動所謂 ’貿易戰’,中國人口比歐美日加起來還多近倍,現在內部運輸及市場網路剩餘承載力不少,獨特的政治體制亦令一切既得利益都難以阻礙改革,減少出口對中國經濟雖短期有些影響,三年內會完全適應,甚至因內陸地區人民的生活水平提升,將来發展會更平衡,更合理。但政治和外交上減少了對西方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產生的制衡力,這會帶來全新棋局及不確定。

對香港而言,連美國都改革稅制,傾斜實體,不再鼓勵房地産投資,我們更必需改變過時的稅制,以令資金真正投入實業,救香港出生天,不要坐以待斃! 筆者今年4月25日在香港G報發表的 ‘加差餉,救香港’,已解釋三十多年不改的稅制,令我們社會適應不了改變的環境,再不改革,害死大家!

7.12.2017

1 comments On 美國大减税玄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